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虛假的天尊或許成真?

    雷師沒有給予回應,但他并不是如火師,或者應龍所想的那樣,他很傲慢,這來源于他的性格和過往,但是這不代表他會輕示對手。(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東世天尊接見了他,雷師顯得很恭敬,在東世天尊面前收起了他的桀驁,這和最開始,東世天尊去尋他的時候,狀態大不一樣。

    “天尊,我有一問,請天尊為我解惑。”

    雷師行禮,神情嚴肅。

    東世天尊壓了壓手:“當年告訴你的劫難,已經近了,怎么,有些迫不及待?”

    雷師點頭:“何等漫長久遠的放逐,我已經等了太久太久,雷墟不需要我,我也不再需要雷墟。”

    東世天尊:“確實如此,那畢竟只是一塊廢土而已,三座魔門天界被你摧毀之后,引導無盡雷霆從宇世各處劈殺而落……開創伏魔,降魔,鎮魔三大不世天功,但最后卻自己變成了魔頭。”

    雷師:“執著過深,難以放下,過去之事無法忘記,時至今日依舊如此。”

    東世天尊的眼中閃爍過宇宙輪轉的景色,億萬星河生滅,不過五個頃刻,他對雷師開口,是說道:

    “化劫者身死,方可借助大劫褪去魔身,徹底斬盡前塵,你的狀態和旁人不同,故而需要這般生死一倒方才可行。”

    “時間近了,而且差一點就撞上了……嗯,等等!”

    東世天尊的眼中忽然閃爍過一片雷霆!

    轟隆!!!

    巨大的轟鳴聲充斥了他所見到的未來,東世天尊的念頭被那股可怕的力量直接震出了光陰之中!

    “雷電的天尊……”

    東世天尊一開始說的是讓雷師入劫,由此向神祖求個情面,把當年遺憾全部彌補,畢竟神祖對武祖網開一面,為何不能對雷師再行一次呢?

    東世天尊從這方面來說,是偏向神祖的,同時,他隱隱和太易對立,也就是情理之中了。

    只要能完成自己的謀劃,倒向誰都無所謂,哪怕是仙祖……

    好吧,仙祖還是免了,哪天被他弄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這少年郎基本上是不講道理的。

    但是,說了讓雷師入劫,可為什么突然見到的,甚至把自己逼開的,居然同樣是無盡雷霆呢?

    難道是最后一位天尊,正是鉛華洗盡,重歸過往的雷師本人?

    “天尊?天尊怎么了?”

    “天尊?”

    雷師有些奇怪,不知道天尊看到了什么。

    東世天尊神情一下就變得極為精彩,雷師直接證天尊,借助鴻荒偉力?

    他既不是諸皇,也不是感生帝,更不是十日,哪怕是鴻荒的天罰他也不掌,這樣基本上游離在邊緣地帶的人物,怎么可能如此輕易證道天尊?

    東世天尊心中升起懷疑了,那個把自己逼退的,確實是天尊級別的力量沒錯,但是……那應該不是雷師。

    有些像是光陰路中存在的那些雷霆!

    ……

    靈寶天尊看到東世所見到的雷電,他的神情同樣很是愕然,但相比較東世的思索,他當然知道那些雷霆是什么玩意。

    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

    一位根本不存在的天尊!

    “光陰路中有巨無霸,但其實應該被太乙取代了才對……”

    靈寶天尊并沒有見到太乙取代雷聲普化概念的事情,但這并不妨礙他推測出來,畢竟這也不是什么高級操作,雷聲普化不客氣的講其實就是一個“可能”,連概念都不算。

    但是東世天尊所看到的,居然有雷霆擊退了他!

    靈寶天尊的第三目可以看清楚世間一切的源頭,所以東世天尊眼中再看什么,早已經被靈寶盡數知道了。

    只是這并沒有讓他高興起來,亦或是激動振奮。

    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了!

    “太乙在鑄造初金劍之后,這種不被世間所記載的行為,終究是給這片天地帶來了難以預料的變化…”

    “太乙想要做什么?他自己應該知道,九天應元雷聲普化天尊……他要把這個虛假的天尊變為實質?”

    “他要創造這個天尊級的化身?!”

    靈寶天尊想到了這里,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只是,雖然他顯得很驚訝與震動,但冷靜下來之后,靈寶天尊的情感中,也僅僅只有驚嘆這一種罷了。

    他并不懼怕雷聲普化,事實上,在眼前的世界內,最危險的應該是太乙。

    “太乙對于過去未來看到的,不亞于我們,不過這樣一想,他如果真的把雷聲普化煉成了化身,那這個天尊倒也就沒有他所見到的那么強大了……”

    …………

    太乙坐在宮闕之內,在救下了人間無數的生靈之后,又修復了東皇鐘,恰好這個時候,龍族向天地眾生遞交了戰書。

    他們已經走投無路,并且終于踏足瘋狂。

    “龍族的水母位置,寧傾歌剛剛被清理下來,倒是你,我讓你此時去代替這個水母之位,你看行是不行。”

    “望舒?”

    太乙向著一處開口,望舒走出來,恭敬叩拜,她父親蒼巖王那一批人早就在第三方龍族動亂的時候,被人遷移帶去了水母宮,此時寧傾歌因為太寧天尊奪了她的權柄,導致她不能再統領水母之位,即使她是新世第二大圣也不能。

    這樣一來,水母的位置就空缺了,三母的位置不比五帝,五感生帝缺損的兩位可以慢慢補,因為他們只是鎮守某種職責,但是三母作為梳理天地水三元氣的最原始母神,卻不能空缺太久。

    “而且天尊,之前太乙宮下治太華之山,遭到天道嫉妒,這顯然并不僅僅是一位天尊所為.....”

    望舒斟酌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實話,而太乙則是道:“諸天尊心思各異,但其實大部分人的意圖,我都能知道個一二三。”

    “你害怕他們打壓你,不必擔心,過不了幾日便會有人宣稱要取水母之位了,屆時你持我諭令前去,當可無礙。”

    望舒不明白實情,難道太乙還不明白?

    諸天尊之中,元始,靈寶,他們是對自己的金劍感興趣,當然這個感興趣并不是說他們要奪取,而是僅僅是想要知道,這柄金劍在自己手中能否發揮,和在雷聲普化手中一樣的力量。

    那能置他們于死亡嗎?

    恐怕現在還不行,先天天尊的實力難以揣度,必須要慎之又慎,連太寧都能召出太始之一,誰又知道元始他們擁有什么不得了的底牌呢?

    自己是亮劍了,但是他們還沒有,敵暗我明,對方可以針對我的弱點進行分析,雖然他們也根本看不穿金劍的來歷就是了。

    剩下的太易天尊,在其余意圖打壓自己的天尊中處于一個較為奇怪的地位,他是知道自己收留了昆侖,但他可能是為了自己的某些目地,從而暫時沒有告訴其他天尊,這個孩子會造成什么影響。

    太乙站起來,在望舒沒走之前,向她問道:“那個孩子呢,我去看一下。”

    望舒回應:“在偏殿,有火公與墨公在看著,已然熟睡。”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