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471章 夜間伏殺事件

    心中雖然有一絲得意,但白曉文還是有點逼數的。(www.ylxckz.live)

    他這個王級強者,只是一個空殼子,沒有真正王級強者的手段。更何況,他只有11級,光是等級就比人家上清派長老低了3級呢。

    要是動手的話,多半要被吊打。

    白曉文老老實實地跟著上清派內門弟子的指引,一路往前,順著山路來到了一片建筑群。

    上清派作為名門正派,還是很好客的。

    每一個憑借玉牌進來觀禮的客人,都由內門弟子帶領,分配到相應的靜室休息。

    稍后,還有僮仆送來各色瓜果,供來客品嘗之所以沒有提供日常飯食,是因為來客基本都是修士,比起那些葷腥,大多數修士都更青睞瓜果。

    “有沒有感覺,上清派宗門的靈氣濃度,比起其他地區要高出很多。”

    靜室之中,白曉文說道。

    塞西莉亞點頭道:“是的,這種感覺,在進入內門之后更加明顯。為什么?”

    白曉文道:“也許上清派設置了某種陣法,又或者門派選址特異,本身就富含靈氣。不過不管這么多,我們在觀禮之前,先安心修煉一下。”

    塞西莉亞奇道:“就只修煉?不去搞點事情做?”

    白曉文搖頭笑道:“上清派外松內緊,而且實力強大。咱們在進化者的世界,初來乍到,有太多的手段并不了解,出去搞事被發現的可能性太高。要是被看成是邪道奸細,那就糟糕了。”

    該慫就慫,這是白曉文看到那個14級領主上清派長老之后的想法。

    至于后面要不要搞事,得進一步了解上清派才行。沒把握的事情,白曉文是不會干的。

    上清大典在后天舉行,當天晚上白曉文和塞西莉亞就安心在內門靜室修煉。

    身為進化者,修煉其實就是一遍遍研讀職業典籍的過程。

    在研讀過程中,潛意識會跟隨感悟,慢慢搬運周天,讓靈力在經脈之中流轉。每搬運一次,靈力都會微不可察地壯大一絲,日積月累靈力值就會提高,達到一定限度,就可以突破到下一級,開啟職業典籍的后續篇章。

    而對于初始篇章研讀精熟之后,就可以不用研讀典籍,自己有意識地按照典籍教導,進行周天搬運。

    主動搬運周天,比潛意識搬運周天,效率自然是提高了許多,等于是修煉速度提升了一截。當然僅限于資質悟性較強的進化者,才能快速擺脫對職業典籍篇章的依賴,做到自主搬運,就比如白曉文。

    深夜。

    正在修煉中的白曉文,剛剛完成一個周天搬運,靈識敏銳,忽然聽到了一聲細細的驚呼,像是一個人突然發出驚呼,但是被捂住了嘴巴。

    “什么情況?”

    白曉文不假思索,推門而出。

    身后的塞西莉亞聽到白曉文的動靜,也結束了修煉,跟了上來。

    “怎么,不是要老實躲在靜室里修煉,不出去搞事的嗎?”塞西莉亞低聲問道。

    白曉文笑道:“這可不是我搞事,而是事情搞我。剛剛的聲音,明顯是有人受到了伏擊,估計聽到動靜的人不止我一個。我們去看看熱鬧,能不能觸發支線任務。就算遇到上清派巡邏的人,冤有頭債有主,也不至于冤枉我們。”

    上清派是名門正派,又是實力強大,肯定不至于把伏擊事件栽到白曉文的頭上

    如果他們栽到白曉文頭上,就說明這個宗派對內門的掌控力也不咋樣,白曉文也就沒有必要過于忌憚。

    兩人循聲而去,處處走正路,很快就趕到了事發地點。

    正如白曉文所料,有人先一步來到了這里,而且還是兩個人。地上則是躺著一具尸體,看服飾應該是內門弟子。

    那兩人都穿著上清派服飾,其中一個嬌小的身影蹲下,看上去是在檢查尸體。

    白曉文瞇起眼睛,定定地看著那具尸體,忽然眉頭微皺,旋即舒展開來。

    上清派兩人也同時發現了白曉文、塞西莉亞的到來。

    “咦,是你?”蹲著的那個嬌小身影轉過頭,有些驚訝。

    白曉文的眼眸掃過上清派兩人,發現這兩人都是認識的。

    蹲著的是陳榕,上清派精英弟子,13級首領。

    站著的是白天遇到的那名上清派長老,14級領主!

    白曉文拱手一禮:“見過上清派前輩,見過陳姑娘。蒙陳姑娘邀請參加上清大典,是呂望的榮幸。本來我和這位同伴在靜室之中安坐,等待上清大典開始,沒曾想聽到了異動,所以過來看一看。”

    那上清派長老微微皺眉,看著白曉文:“陳榕,此人是誰?”

    陳榕急忙答道:“啟稟湯長老,這位就是我在歷練報告中,提到過的散修呂望道友,他靠著自己的摸索,修煉出了一身不錯的元力,更有驅鬼控尸的道術。在誅殺古佛寺樹妖的時候,呂望道友出了大力,所以弟子邀請他來參加上清大典。”

    湯長老微微點頭,隨后下了逐客令:“既然是客人,就請安然留在靜室之內,不要隨意走動。上清派內門方圓百里,都是護山大陣的范圍,客人亂走的話,觸發陣法禁制,殊為不美。”

    白曉文再次看了地上的尸體一眼,然后看向陳榕。

    如果沒有這個湯長老,想必陳榕是會告知他實情的。但這位湯長老看上去比較固執,將宗門聲譽看得比較重,似乎不希望讓白曉文這個外人插手宗門內的事務。

    陳榕站起身說道:“呂望道友,還請回去安寢吧。有時間我一定上門拜會。”說到這里,她輕輕眨了眨眼睛。

    白曉文會意,拱手說道:“是我冒昧了,湯長老、陳姑娘,在下告退。”

    在白曉文回到靜室之后,沒過多久,靜室門扉就被輕輕叩響。

    塞西莉亞開門,進來的正是陳榕。

    “呂兄,好久不見。”陳榕原本臉上還有一絲愁色,不過在看到白曉文之后,眉頭就已經舒展開來。

    “呵呵,陳姑娘的氣色,看上去比古槐鎮的時候好得多,氣息變得更強了。”白曉文稱贊道。

    這不是拍馬屁,白曉文真正感覺到了陳榕的進步,如果說原本是首領,現在應該是稀有首領級了,就連靈力值都提升了100多點。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