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88、088重逢

    姜妙一直覺得, 她這輩子投胎投得太好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她擁有比上輩子更聰明的頭腦,更高的起點,更好的平臺!她事業有成, 在首都星買房定居,獨自一人就能安身立命!她貌美如花,還要命的力大無窮!

    最重要的, 她連婚都不用結!

    她無敵了好嘛!!!

    這么多年,姜妙真心認為,這輩子沒人可以傷害她!

    她真的是太樂觀了!

    萬萬想不到, 這世界上竟真有人還能傷害她。這個砍了她最深的一刀人……是她孩子的爸爸!

    啪——!

    耳光聲又脆又響!引得附近的游客都望向這邊,特別是,這一男一女, 相貌都這么出色, 圍觀的吃瓜群眾忍不住交頭接耳、竊竊私語。

    心里面知道這男人決不會被她打死, 姜妙這一巴掌甩得毫不留情, 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狗男人疼不疼她不知道,她自己的手先是麻了一秒,然后才開始傳來疼的感覺。

    “睿睿呢?”她怒問。

    姜妙也是來自高重力行星的女人,男人被她一耳光抽得臉側了過去,轉回臉來,嘴角被抽出了血。

    他用拇指抹去血漬, 低聲說:“在安全的地方。”

    嗓音如大提琴般,渾厚、深沉。

    啪——!又是一耳光!

    “王!八!蛋!”姜妙更加憤怒。

    什么是安全的地方?他身在敵國,哪里有安全的地方?一個幼小的孩子, 在這種情況下同時離開爸爸和媽媽,他怎么敢說“安全”?

    姜妙氣得發抖!她已經忍了太久,滿心的怒火就要爆炸!

    但第三巴掌沒有抽到男人的臉上,男人有力的手捉住了姜妙纖細的手腕。他的手仿佛有千鈞之力,姜妙掙了幾下,紋絲不動。

    “放開!”她怒道。

    青年眼中閃過歉疚和無奈,低聲說:“這里不方便,跟我走。”

    姜妙雖然憤怒,也還有理智。聞言,她緊閉雙唇,不再說話,也不再掙扎。男人握著她的手腕轉身,她便跟著他走。

    商業區的步行街上有固定的的停車位,即停即走。

    男人拖著她走到最近的停車點,抬起手腕對著智腦下達語音指令,很快一輛飛車便從空中降落下來,停在了停車位上。

    男人把她先塞了進去,緊跟著自己也上了車。這個過程姜妙雖然一直怒瞪著他,卻絲毫沒有掙扎。

    兩個人干凈利落上了車,車子隨即啟動升空,轉眼便消失在傍晚的云霞中。

    男人把飛行路線設定好,騰出手來去捉姜妙的手。姜妙一言不發,甩開了他的手,扭頭看向窗外。

    男人嘆息一聲,溫聲說:“睿睿現在在我家人的身邊,他真的很安全。”

    姜妙騰地轉過頭來,眼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從牙縫里擠出聲音:“你在吉塔……哪來的家人?”

    男人沉默了一瞬,承認:“他已經不在吉塔境內了,昨天,我家人已經在邊境接到了他。他真的安全了。”

    姜妙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覺得太陽穴突突地跳!

    血管都要炸開了!

    她跟國安局斗智斗勇,千里奔波,滿以為在這男人說好的地方能看到孩子。他卻給她這樣一個結果?

    男人甚至聽到了姜妙咬牙的聲音,他盯著前方的云層,不敢轉頭去看她。

    “如果……現在給我一把槍……”姜妙咬牙切齒地說。

    男人卻嘆息:“我死了,你就再也見不到他了。”

    姜妙:“……”

    媽了個巴子!狗比男人!!!

    已經要氣炸的姜妙,卻也知道他說的是大實話。她咬著牙扭過頭去不再看他,怕自己一直看著他會控制不住情緒暴起傷人。

    飛車空間有限,她要是真暴走,大概就要同歸于盡了。

    那不行,她千辛萬苦跑這么大老遠,不是為了跟狗男人一起死。

    姜妙啃著手指盯著外面的云層。

    在地面看,云層是五彩的晚霞。升到云層上面,就是雪白的云海了。這顆星球有兩顆太陽,兩顆太陽的距離都很遠,星球的整體溫度偏寒冷,但還算宜居。

    巖層里的特殊元素使巖石呈現白色,有些則半透明,地表動輒就是上萬公里水晶般的山景,十分美麗,所以開發成了旅游星。

    陽光照進車里,因為玻璃有特殊涂層過濾光線,所以并不刺眼。

    姜妙盯著云海盯了半晌,打破沉默,問:“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似乎為她終于肯開口說話而松了一口氣。

    “賀炎。”他說,“我叫賀炎。”

    姜妙:“……”

    姜妙大怒:“我問你真名!”

    男人沉默一下,誠懇地說:“真名就叫賀炎。”

    “……”姜妙,“哈???”

    姜妙這一聲“哈?”聲調直接調高了八度。

    賀炎也很無奈。

    “和他的名字正好發音顛倒,所以當初接下這個任務的時候,上官也說,這是我命中注定該接下的任務。”他說,“當時只覺得是個玩笑,但……”

    名叫賀炎的青年目光溫柔地看著姜妙。

    “但我遇上了你。”他低聲說,“所以,或許從名字開始,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吧……”

    又來了!

    又特么來了!

    姜妙對著這張天生一副風流薄情相的陌生的臉,終于找到了熟悉的感覺。

    隨時隨地,隨心所欲,想撩就撩——他果然是睿睿爸爸!

    姜妙根本不接他話茬。她盯著外面傾斜的云層,問:“這是去哪?”

    車子在攀升,已經快要接近飛車能達到的高度極限了。

    “到了。”賀炎說。

    隨著他說話,頭頂有陰影籠罩下來。

    姜妙抬頭,看到了頭頂的飛船。破破爛爛的貨船,很不襯賀炎的臉和氣質。

    甲板艙打開,飛車飛了進去,卻沒有在甲板艙停留,繼續向前飛,又穿過一道艙門,才泊了車。

    和飛船破舊的外殼相比,賀炎泊車的船艙顯然精致華麗得多了。

    姜妙收回打量的目光。她并不是對船的新舊或者檔次感興趣,她只是確認一下,在這里暴走,不會出現類似車毀人亡的情況。

    于是賀炎下了車,剛走到姜妙面前,迎面而來的便是姜妙的拳頭!

    姜妙深知自己作為高重力行星的人,在標準重力下的力量有多強。她在標準重力行星生活了十多年,就克制了自己十多年,從未真正的爆發過。

    這一拳,怪力女出盡了全力,一拳正中下頜,將狗比男人打倒在地!

    “王八蛋!”

    姜妙一步跨上去馬奇到賀炎身上,甩開王八拳,左一拳,右一拳,直打出了天馬流星拳的威勢!

    “王八蛋!”

    “王八蛋!”

    “王八蛋!”

    “王八蛋啊啊啊啊啊啊!!!”

    這兩個多月,她受的驚嚇,委屈,提心吊膽,夜不能寐,思念睿睿成狂……都被她狠狠壓在心底,壓在了冷靜理智的表象之下。

    她真正的情緒,到這時候才徹底爆發出來!

    賀炎不聲不響,毫不反抗,只在拳頭掄過來時稍稍避開鼻梁。

    姜妙這一拳拳,力量足以擊穿鋼板。打到最后,她自己的手疼得受不了了。

    她頹然停下拳頭,喘著粗氣,眼淚跟著就噼里啪啦地掉下來。

    “別哭,別哭。“賀炎忙說,“別停,接著打,把這口氣出來……”

    他還捉著她的拳頭往自己臉上打。

    姜妙氣得甩開他的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王……王八蛋!我、我不見到……見到睿睿,這口……氣出不……出不來!”

    她不打了,賀炎也不敢動彈。

    姜妙氣得一邊哭,一邊又給了他一拳:“起來!裝、裝什么裝!”

    以賀炎的體質之強悍,姜妙的拳頭根本不可能把他一拳撂倒,根本就是裝的。

    示弱求饒而已。

    賀炎立刻撐地坐起來,抱住了姜妙。

    “別哭了,別哭了。”他說,“很快就能見到睿睿了。”

    他越這么說,姜妙越傷心。

    “你王八蛋!”她嚎啕大哭,“你要走自己走啊!你帶走睿睿干什么!”

    兩輩子都是學霸好孩子,姜妙罵起人來,翻來覆去也就是一句“王八蛋”。

    而且哭這種事情,能哭得美得那都是拍電視劇。人真的難過起來,便是姜妙這種大美女,都哭出了鼻泡。

    半點都美不起來。

    賀炎又好笑,又心疼。

    “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是個混蛋!”他一邊哄著她,一邊掏出紙給她擦鼻涕和眼淚。

    “是我不對,但……”待擦干凈,他低聲說,“我要是不帶走睿睿,這輩子可能就再也見不到你們了。”

    姜妙僵住。

    “我知道你的,姜妙。”賀炎抱緊她,“我要是自己走了,你頂多傷心難過一陣子,然后你會帶著睿睿好好過日子,把他好好養大。偶爾會想我,但是……你絕不會來找我,是吧?”

    不得不說,相處兩年,賀炎是真的了解了姜妙。

    姜妙自己都得承認,如果賀炎只身一人離開了,不管睿睿是不是他親生的,她都絕不會帶著睿睿去千里尋夫,萬里尋爹。

    倘若沒有睿睿,倒還難說。她一個人說不定腦子一抽,真來趟說走就走的尋夫之旅。好歹也浪漫刺激,也算是人生的一場另類體驗。

    但有了睿睿,她首先是一個媽媽,作為媽媽,沒有什么比孩子健康安全,平安長大更重要的了。

    爹?爹是什么?能吃嗎?

    姜妙怒道:“我找你干什么?我連你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說不定你是個丑八怪呢!”

    根本就是個騙色騙卵子的混蛋!

    “那你現在知道我長什么樣子了,丑嗎?”賀炎低聲下氣地問。

    姜妙看著他。

    雖然被打得鼻青臉腫,也能看得出睿睿那好看的眉毛、眼睛和嘴巴,都遺傳自他。現在孩子還小,鼻梁都是軟軟塌塌的,等他長大了,一定也會有這樣挺拔峭立的鼻梁。

    “丑斃了。我喜歡的是嚴赫那樣的長相。”她冷冷地打擊他,“小白臉!”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