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07章 賠罪

    木關招手叫來兩個妖衛,讓他們好生看守這處院落,不許里面妖修外出。(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他急匆匆回住處,關上院門,正準備抓緊時間用剩余的藥液淬煉能量妖心,突地豁然轉身,他看到空中漂浮著一只小巧珍袖的白楓木瓶子,指頭大小,木紋清晰如畫。

    愣了一愣,旋即心中大喜,趕緊一把緊緊抓住小木瓶。

    小心翼翼擰開木塞,妖識探去,瓶子里有一顆豆大的白色粘稠液體珠子,隨著他手掌抖動,而在瓶底滾動不休。

    謹慎地收好小木瓶,木老狐貍整整衣袍,躬身對著身前一顆白楓樹拜去。

    有了這顆樹祖賞賜的白凝液,他用藥物調制稀釋,慢慢地,多花些時間,把曾經用妖力淬煉過的內腑再淬煉一遍,甚至還能多出一些把兩個手掌也淬煉一番。

    他差點激動得熱淚盈眶,功夫不負苦心妖啊,終于讓他守到了云開。

    莫珂心中稍有些忐忑,刷開禁制,看到剴力正把破碎的大小石頭,往院子里地面那個孔洞塞。

    見莫珂進門直勾勾盯著他看,剴力呲牙笑了。

    “樹祖借我身體玩耍了一回,我很好,你放心罷。后面這段日子,我暫時不去中離城,得閉關一些時間,消化樹祖用我身體使用金剛拳,與妖戰斗的一些感受,呵呵,獲益良多啊,同樣的修為,同樣的拳技,用出來是完全不同的威力,差距太大。”

    剴力說得不勝感慨,渾沒把樹祖借用他身軀當回事。

    莫珂細細分辨半響,這說話的語氣,才是正常的剴力,他心中稍有寬松。

    還有許多問題沒有搞清楚,現下卻也不急。

    他相信剴力的判斷,能說出“我很好”的暗語,那就證明剴力認為樹祖對他們沒有惡意,這就夠了,省得他疑神疑鬼,沒法好好修煉和看書。

    隨后的日子,莫珂足不出戶,就連每日三餐,都由木老派遣侍女送上門來。

    剴力在前院閉關,他需要的一些練功用巨大山石木頭什么的,只說了一聲,木關著妖衛送來,安排得非常熨帖周到。

    莫珂沒向木老打聽上次事情的后續,沒那必要,那事最好當做沒發生過。

    郜祭司當場作出了是非判決,又牽涉到樹祖他老人家,誰敢反悔不認賬?

    時間一晃,便到了祭徒考核前夕。

    這日中膳時間,正在捶打石頭練拳的剴力聽到有敲擊院門聲傳出,知道是送餐的侍女過來,停了動作,走上前去,打開院門,驚訝地發現門外站著的豁然是許些日子不見的木老,手中提著食盒,還有一壇酒,臉上透出幾分與往常不同的氣息,這老頭,像是年輕了幾歲?

    “哎呀,這怎么成?煩您老辛苦跑一趟,罪過,罪過,快里面請呃,亂了點,去后院吧,里面干凈,您請!”

    剴力趕緊接了食盒酒壇,把木老朝院子里讓,老頭肯定是有事情要說,否則犯不著親自前來給他們送膳食。

    他待的前院何止是亂了點,到處是斷木石頭碎片粉屑,亂得無處下腳。

    木關笑呵呵往后院走,對眼前的黑大個越瞧越順眼,他能成功破除瓶頸,晉級妖心境巔峰,大猩猩功不可沒,當然這些就不必說出來,心中有數就成。

    后院沒有落下禁制,剴力上前一推打開門,叫道:“莫珂,木老來了。”

    “吱呀”一聲,莫珂從靜室走出,他很少再在后院花圃練功,心中多少還有些揮之不去的陰影,笑道:“稀客啊,木老駕臨,蓬蓽生輝,快這邊請坐。”

    寒暄著,往花圃的涼亭引,請木老坐在石凳上,莫珂自己只能站著。

    客住之地,也沒有人族待客的茶具爐火,清談幾句后,木老道明來意,是郜祭司傳訊,讓莫珂和剴力在晚膳之前去一趟祭塔,有事找他們。

    說完事情,也沒有多留,木關隨即出院子回去。

    吃完中膳,莫珂叫上剴力出去轉轉,張弛有度,方為修煉之道。

    兩妖出了客院,往林子里走,天氣寒冽,白楓樹光禿禿的沒甚風景可看,倒是繞著楓山的西邊大片林子里卻顯得有些熱鬧,明日將要開始祭徒考核的第一輪,白楓城早已經妖滿為患,連帶近在咫尺的楓山上下也妖多,只是沒誰敢在此地大聲吵鬧喧嘩。

    正閑逛著,剴力伸指頭戳了戳走身邊的莫珂,對著另一處方向咧嘴示意。

    莫珂順著看去,看到了一個熟妖,是那被剴力一腳踢上空中的黑猴茂石,與一伙妖修在說話,只沒看到紫貂、豺妖兩個。

    茂石察覺到有目光盯視,轉頭看來,與莫珂對視一正著,愣了一下,趕緊分開妖屬,往這邊快速跑來,隔得老遠便哈哈著道:“兩位老兄出關了。幾次上門拜訪,一直沒能如愿,哈哈,剴力老兄好高明的身手,還沒謝過上次腳下留情,讓我在兆延他們面前體面了一回,多謝,多謝!”

    見過不要臉的,還是第一次見識如此不要臉的,挨了打,反倒要謝打他的。

    即使以剴力的臉皮之厚,也大感吃不消,真恨不得再賞這家伙一腳,能不能要點猴臉,說起來還沾親帶故,他跟著覺得跌份。

    “行了,過去的事休得再提。”

    伸手不打笑臉妖,剴力冷冷地回了一句,轉頭不再理會。

    上次毆打眾妖,他的意識全程旁觀,能對黑猴腳下留情,也是他的意識傳遞給樹祖求情的結果,只沒想到這家伙如此油滑世故,令他心生不喜。

    他有些懷念與赤猛在一起的日子,志趣相投,那才叫快活愜意。

    “對,對,是我失言,老兄見諒,見諒。”

    茂石臉上稍現些尷尬,忙改口請罪。

    上次出了那事,他們三個被艮祭司好一頓聲色俱厲臭罵,紫貂兆延作為第一個挑釁帶頭的,被艮祭司毫不客氣取消了祭徒考核名額,發落回去,和手下妖屬圈禁三年不得外出。

    他和豺妖是從犯,罰跪在后山足足跪了十天才得以放回。

    他真是怕了,惹不起啊,所以見到剴力和莫珂的第一時間就陪笑認錯,不求得剴力原諒,他心難安。

    他那損友豺妖連客院都不敢待,前些天回去了,換另外一處祭塔參加考核。

    莫珂不想弄得太僵,迎上去岔開話題道:“茂石兄弟,好巧啊,這里遇上了。”

    上次的事情,紫貂說話語氣不中聽,擺出來的架勢囂張確實要負一部分責任,但是樹祖卻是主要的罪魁禍首,不知胡鬧那么一場,那位老祖宗為的是哪般?

    莫珂一直想不通此節,難道是高人怪癖?

    茂石見得莫珂搭話,趕緊又換上笑臉,與莫珂扯廢話閑篇,還好,同為公子爺素質自然不一樣,知道做妖留一線的道理,直到剴力不耐煩,才滿臉笑容地離去。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