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章 參宴

    沒了月仙仙印,月泱體內的仙澤盡數散去,新生的真氣與仙骨相互排斥,月泱為了盡快重聚真氣,沒有阻止這種情況,而是努力運行體內真氣,任其將仙骨崩壞。(m.k6uk.com手機閱讀)

    聽著房內時不時傳來的痛吼,綠水紅寺皆眉頭緊蹙,拳頭緊握,整個人緊繃著,似乎一碰就會斷。

    公晳沚擔心的守在門外,亦是一籌莫展的模樣。

    “月將軍他,他到底在修習何種法術,為何會如此痛苦?我們能不能做些什么?他這個樣子,我……”

    綠水搖搖頭“沒辦法,只能靠她自己挺過去。”

    聽著房內靜了下來,紅寺要推門進去看看,被綠水攔了下來。紅寺不解地看向綠水,綠水勾了勾唇角。

    綠水轉過身對公晳沚道“沚姑娘,你進去幫我們看看。”

    公晳沚納悶道“我?”

    綠水點頭“我和紅寺不方便,月泱現在一定極其虛弱,需要有人在旁邊照顧,沐浴更衣,都需要人幫忙。”

    公晳沚了解地點點頭,但還是不解地道“可月將軍是男子,我,我如何能……”

    綠水笑笑,走過去,拉過公晳沚將她送到門前,“你進去就知道了,沒有人比你更合適。”

    公晳沚看著綠水的笑臉,認真點了點頭,剛要開門,被紅寺攔住。

    “我還無法信任于她。若是她要加害于月泱,豈不是輕而易舉。”

    綠水無奈地將紅寺帶到一邊,然后將門推開,將公晳沚輕輕推了進去。待把門關上,綠水一臉你想太多了的表情看著紅寺。

    “別人我不敢說,這位沚姑娘沒問題。”

    “你如何知曉?”

    “她不過是個凡人,就算她用刀去捅月泱,月泱也死不了的。”

    紅寺臉色陰沉的很“那她要是會妖法呢?”

    綠水長嘆一聲“紅寺,俗話說沒有莫名其妙的好,也沒有莫名其妙的壞,你莫名其妙地去懷疑人家,豈不是要累死了。”

    紅寺見綠水漸漸走遠,問道“你要去哪里?”

    綠水望了望遠處,頭也不回道“這梅谷雖然被毀,但一定還有哪里有什么寶貝,我去找找看。”

    紅寺還要阻攔,卻突然聽見綠水的肚子嘰里咕嚕地叫了起來。綠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可憐兮兮道“我如今可不是個不用食五谷的和尚了,我會餓,會很餓,我得去找點東西填肚子,就這樣,你守著月泱吧,我先去了。”

    紅寺見綠水走遠,旋身而起,盤腿坐于月泱房間的房頂上。

    公晳沚見月泱靠坐在床上,臉色慘白,衣服也被汗濕透了,不由得疾步走過去,“月將軍?你還好嗎?月將軍?”

    月泱沒做聲,公晳沚湊過去看,見月泱閉著眼睛,呼吸微弱,好像是睡著了。

    公晳沚見他睡著了,便小心翼翼地仔細打量起了月泱。她走過去,坐到月泱身邊,幫他將汗濕的頭發從臉上拂去。

    然后便認真凝視起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唇……

    “真好看啊……這樣好看的人,竟然還是個威武神勇的將軍加師。”

    見月泱蹙起了眉頭,公晳沚不由得伸出手指,輕輕幫他撫平。

    公晳沚看的起勁,在心里想,“月將軍看起來好像比我還小,身材也單薄,如今受了傷,更顯得弱不禁風,倒是一點兒也沒有女兒家的嬌態,依然如朗朗清風般怡人。”

    月泱其實是暈過去了,半暈半睡中,覺得冷,雙手便四處找被子,公晳沚見月泱突然扯住她的的裙子,臉上一紅,起身想走,月泱卻緊緊扯著不放。

    “冷……”

    公晳沚停下拉自己的裙子,“什么?”

    月泱緊蹙眉頭,額間有汗流下,不停低聲說著“冷……”

    公晳沚精神一凜“對啊!你渾身都被汗浸濕了,肯定會冷!都怪我,耽誤了這么多功夫,我這就幫你換衣服!”

    公晳沚見月泱死死拉著她的裙子不放,干脆直接將外衫脫了下來,給月泱蓋上。

    公晳沚找了一會兒,就發現了很多白衣服,且都與月泱身上穿的那件相似。

    好奇怪,難道月將軍以前在這住過?

    公晳沚拿著干凈的衣服過來,先幫月泱將外袍脫下,然后去脫他的中衣,月泱渾身都在發抖,公晳沚也顧不得害羞,迅速地幫月泱將中衣脫了下來。然后,公晳沚呆住了……

    “你,你是女子!你!你!你是個女人!”

    公晳沚驚詫之下,差點跌坐在地。

    “冷……”

    公晳沚立刻過去,將衣服給月泱換上,然后坐在一邊發呆。

    月泱睡得很不安穩,公晳沚見狀,立刻打了水過來給她擦臉,擦手。

    月泱陷入了夢境,她夢見了與度曲一起去明鏡池,有度曲在,即使是那樣巨大的痛苦,她也沒有恐懼。可是那個人,如今卻是真真切切地消失了,白發度曲告訴她,他已經不存在了。白發度曲乃是本體,他的話,當是真的了。

    公晳沚正在給月泱擦手,感覺到有人看她,公晳沚抬起頭,就見月泱正靜靜地看著她。

    公晳沚不由得臉紅,雖然知道了她是女子,但一時半會兒還是覺得無法如對待一般女子那樣自然的與月泱相處。

    “你,你醒了。”

    月泱看著眼前的這張臉,喃喃出聲“度曲……”

    公晳沚沒聽清,“你說什么?”

    “度曲……”

    公晳沚湊近月泱,月泱見眼前那張臉,緩緩向自己靠近,便輕輕撐起了身子,湊了過去。

    公晳沚瞪大雙眼,看著月泱輕輕親吻自己。霎時間,臉紅的已經快要燃燒起來。

    公晳沚往后退一分,月泱便湊過去一分,直到兩個人完全倒了個個,月泱壓著公晳沚,依然靜靜地吻她。公晳沚此時腦袋里已經一片空白,她看著月泱的臉,感受著月泱的吻,漸漸地閉上了眼睛,輕輕環住了月泱的腰。

    好神奇……她真的是女子嗎?為什么一點女子的感覺都沒有……

    月泱的唇很冰,公晳沚的身子熱的灼人,月泱喜歡這種溫度,便完全將自己投入進這溫暖的吻里,感受到月泱緊緊壓著自己,公晳沚有點喘不過氣來。

    你,要壓死我了!

    公晳沚猛地推開月泱,月泱的頭梆的一聲撞到了床柱。這回月泱徹底暈過去了。

    公晳沚趕忙去看,但目光卻總是流連到月泱的唇上。

    “啊!!!”公晳沚大叫著跑了出去。

    冷風襲來,公晳沚的大腦清明了一些,但如今,她便更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感覺心跳的越來越快,聲音越來越大,快把她震暈了。

    紅寺居高臨下地看著喘粗氣發呆的公晳沚,神色無波無瀾。

    早晨,公晳沚去給月泱送飯,敲了敲門,便聽見月泱的聲音傳來,“請進。”

    一聽見月泱清朗的聲音,公晳沚便覺得開心,臉上不由得漾起濃濃的笑意。

    公晳沚推門而入,月泱背手站在窗邊,陽光灑了滿地,月泱整個人看起來暖洋洋的,十分惹人歡喜。

    公晳沚將飯菜放到桌上,月泱回頭輕笑道“這幾日多虧了沚姑娘,在下的傷才能好的這么快。”

    公晳沚臉上微微泛起紅暈,她低著頭,認真地擺好碗筷,“月將軍客氣了,多虧了月將軍,小女子才能得救,做些什么都是應該的。”

    月泱笑笑走過去坐下,剛執起筷子待夾菜,似想到了什么,對公晳沚說“感覺姑娘變了很多。”

    公晳沚坐下,“月將軍何意?”

    月泱笑笑“剛見到姑娘時,感覺姑娘活潑又不拘小節,但這幾日相處下來,姑娘卻是越來越賢惠溫雅淑靜了。”

    公晳沚低頭笑,月泱見狀也笑了笑,之后便專心吃飯了。

    “月將軍之后的打算是什么?”

    月泱放下碗筷,擦了擦嘴,道“明日在下要去一個地方,閉關運功練氣,可能要有些時日不能出來。”

    公晳沚心中咕咚一聲,“那,那我……”

    月泱有絲歉意道“姑娘不用擔心,在下已與姑娘的師父取得了聯系,姑娘若是想回家,隨時可回。在下會負責將姑娘安全送回去。”

    公晳沚突然站了起來“我不回去!”

    月泱驚訝一瞬,之后笑道“姑娘可是怕那皇帝找上門來?”

    公晳沚搖頭,月泱不解,“那是……”

    公晳沚突然定定看向月泱,月泱微笑著看著她。

    “我……”

    “嗯。”

    “我要跟你走!”

    “姑娘……”

    “我知道你是女子。我不在乎。我心悅你,我要守著你!”

    月泱這回徹底無話了。

    最后,公晳沚還是沒能和月泱一起走,月泱去了明鏡池,紅寺跟了去,綠水將公晳沚送回了她師父那兒。

    公晳沚又變回了那個無憂無慮不拘小節的江湖藝人,師父怕白卓再找上門來,收拾了細軟,與公晳沚一同離開了廷城。

    盛宴這一天,白國舉國上下熱鬧至極,六國之人紛紛涌進白國,白國的所有客棧酒樓還有馬鵬草房全部住滿了來自異國的客人,熱鬧的不像話。。

    一個戴著斗笠拿著禪杖,穿著白色袈裟的和尚,緩緩自遠處向白國大門而來,和尚抬起頭看了看天,和尚額間一彎碎裂的深紫色弦月,和尚緩緩勾起唇角,再度看向白國大門之時,雙眼流過紫霧。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