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十四章 道長抓鬼

    矮矮野草被大風壓過,彎了腰,也將根莖扎得更穩。(www.ylxckz.live)而此時,是烈陽高照,晴空萬里,是個極好的天氣,可對于有些見不得光的來說,是個折磨人的地獄。

    在東邊的山腰,荒無人煙,秋去冬欲來讓這遍野的草木枯黃凋零,在凋零的荒蕪世界里,有一座荒廢的破廟孤傲立在那。黃土泥巴摻合干草砌成的墻,破洞連連,大風一來就能倒的樣子。而在一處沒有陽光照到的小角落,蜷縮個白衣散著陰氣的女子,有她在,周圍的酷熱卻有寒氣蔓延,惹得那些避暑的昆蟲跑來乘涼。

    只是,雖然這里沒有陽光照到,但只是這般待著就這么難受了,可想出去了要歷經怎樣的痛苦。

    凃堯蹙眉,突然發現裙擺處開始冒煙,那是被陽光照到的,明明方才是沒有的,于是,她趕緊將冒煙的裙擺拽回來。太陽位移,那陽光也會跟著轉動。這個小角落已經不能久留,要是不走的話,到時候照到的可不是一處裙角那么簡單了。

    凃堯起身,小心翼翼地將背靠在墻上,后背磨蹭墻上的泥灰,白衣沾了不少,可這時不是注重這個的時候。于是她邊摸索邊小心躲著光,在移步走的時候,她經沒留意到這墻上也有細小的破洞。路過時,細小的破洞鉆來的一條條陽光照到后背發出滋啦聲響,疼得她驚慌尖叫,快速躲避時腳尖出了有陽光照到地兒,又滋啦冒煙,疼得她咬牙隱忍疼感,將那要落下的眼淚給逼回去。

    想想我不周國火鳳將軍,沒想到有一日會落得如此狼狽不堪的地步

    最終,她在躲避的過程,好幾次被陽光照到,最后還是咬牙忍住,終于還是到了一處太陽照過的地方。她氣喘呼呼,靠墻坐下時回頭看看肩上的傷口,雖然已經愈合,但被穿透的衣裳上卻有十分難看的小破洞。

    如此狼狽,如此難看,去的時候,斷然是不能被他看到這樣,待到夜間時去尋件好看的衣裳穿上。

    為了等待夜晚的來臨,凃堯瞧見身旁有一根小草,雖葉兒發黃,但還是活著,于是,身子傾斜,化作一縷青煙鉆入睡下。

    夕陽西下,黑夜來臨。

    睡得很熟的她感到周身涼快,被白日的陽光折磨得虛弱不堪的她,在月光的洗禮下慢慢恢復。她醒來,但眉毛皺得很厲害。

    她隱隱感覺到有一股令人感到不自在的氣息在靠近,夕陽雖落下,但身子還沒恢復到最佳狀態,此時出去真的好嗎可這股氣息來者不善,若不走的話下場一定不好。

    “吧嗒”腳步聲從遠處靠近,有個道人持著八卦羅盤在搜尋什么東西。

    小草里鉆出一道白光,猛然間一陣大風刮起,道長手中的八卦羅盤轉得更是厲害了。

    那鬼,就在附近。

    月光灼灼,野草撩動。

    凃堯的身子已恢復最初,輕飄飄的在夜間的小破廟內轉圈,之后,揚起一抹笑意,縱身朝屋頂飛去,化作一縷白煙落在屋檐上,腳踏屋瓦,陰寒的眸子注視通往不周國的方向不由得眉頭緊鎖。

    “昨日的客棧門神都讓她進不了,那自己的府邸還能進去么”

    “要去,也要看你能否從貧道手中溜走”

    此時,一位道長持著八卦羅盤,另一只手捻著一張黃符。

    凃堯回頭望去,知曉是昨日的事引起了轟動。后悔已經來不及,她很怕他手里的東西,所以,能跑就跑。

    道長瞧出凃堯要逃,大喊“女鬼,你是逃不掉的去”

    將黃符拋向空中,燃燒化成火團就朝她追來。

    凃堯雖馳騁沙場數年,什么都見過,可是這黃符雖沒有白天的太陽那么可怕,但也足以讓她感到威脅,不管如何,她唯一的念頭就是腦海就是跑

    要是自己還活著,區區這茅山道士,她還能怕他不成

    道長見凃堯飛的疾快,臉上并未露出一絲慌亂,看來是準備好一切了。

    不知情的她只有逃,道長腳踏虛空步步追來。

    “女鬼,你本不該留在世間禍害他人還不束手就擒讓貧道超度你”道長一邊追一邊振振有詞。

    “超度我我超度你全家”凃堯長臂一揮,白袖飄拂。地上的碎石能按照她的意愿行動,嘩啦啦的朝她身后的道長砸去。

    道長臨危不懼,拔起身后的拂塵甩動,將襲來的碎石甩開。

    凃堯見他放慢了步伐,覺得是拖延了他的。于是,興致勃勃的朝前飛去,飛進那叢林中。

    他見凃堯進了叢林,落地后右手抬起,中指與大拇指對掐“凝”

    聽到一聲凝,凃堯回頭看他是否施展法術來襲擊她。可是見到的是他得意的笑,在轉頭時才看清前面有一張金色大網,金色大網步步逼近,閃爍著刺眼的光。

    凃堯驚慌的掩住雙目,停在了半空才發現自己居然被金色大網給包圍了。

    下面浮現一系列看不懂的符文,趁符文還沒有形成,凃堯朝上空唯一的出口飛去。飛了快到出口,周圍的金色大網好像活了一樣,瞬間聚攏將上方封鎖得死死的。

    道長步步走來,帶著得意的淺笑說“女鬼,看你還能從貧道的手掌心逃出去”

    凃堯被這金光束縛的全身難受,最后還是精疲力盡的趴在地上氣喘呼呼的怒視道長說“死道士,竟然敢擋我的去路”

    道長嗤笑,知曉她再無反抗的力量說“你是鬼,貧道是修道之人,自然替天行道。你可記得那位書生如今正在家中病重,也是你害的。”

    凃堯仰頭長笑“男人真不是什么好東西,見到好看的女子就要窮追猛打,如今遭到報應了還要怪到我頭上”

    “你想要貧道放了你”道長忽然轉了話題。

    凃堯微微瞇眼,直覺告訴她,他這么說一定有什么條件。

    “你想要什么”

    道長沒想到她竟是個直爽的人,索性也就不廢話,捻著小胡須說“其實很簡單,你若與貧道聯手,賺賺那些想要驅鬼人的錢,你想要做什么,貧道都可以滿足你。”

    原來,他抓我只是為了賺錢。堂堂不周國火鳳將軍,何時要依靠這樣卑鄙小人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呢更何況,不周國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進去的,他真能幫我說不定,以后會做出什么出爾反爾的事。

    “休想。”這是凃堯給他的答案,寧可靠自己手刃仇人,也絕不依靠這卑鄙小人。

    “好,很好那我就將你交給白水鎮的人,看他們要怎么處置你”道長被凃堯拒絕,氣得臉色都黑了,拿出一個水葫蘆來捻決施咒。

    水葫蘆發出金光,躺在地上的凃堯被一股力量強硬拽拉,最后被水葫蘆吸入,被一張符快速封住了出口。

    在道長得意洋洋正準備拿著戰利品走的時候,突然,天色變。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