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80、徐青青X葉景程

    有道是金風玉露一相逢, 便戰上三百個回合。(www.ylxckz.live)

    徐青青和葉景程扯完證的第三天, 才各自帶著人回家去見父母, 正式宣布兩人的合法關系。

    驚掉了兩家人的下巴。

    不過哪家都沒反對,對于這兩個混世魔王, 能老老實實結個婚, 都是他們兩家祖上積德了。

    尤其是葉爸葉媽, 歡天喜地, 比起小明星和小網紅, 到底還是娶個門當戶對的姑娘更合心意。

    何況徐青青長得清純可人, 忽略那頭奶奶灰的話,看上去著實溫婉乖巧,最討大人喜歡。

    至于那頭奶奶灰,她說是少白頭,葉爸葉媽都樂意信。

    能讓葉景程那小子主動結婚, 那就是葉家的大功臣, 人爹媽就樂意慣著,寵著,各種大手筆。

    徐青青還沒從她爸那忽悠來嫁妝呢, 先在公公婆婆這里發了一筆橫財, 房子、股份、珠寶, 應有盡有。讓她這新媳婦, 收得真有點心虛。

    “心虛什么呀心虛?”

    葉景程將他的姑娘撈進懷里,狠狠親了一口,“你是我媳婦兒, 我是葉家三代單傳的兒子,這些東西不遲早都是咱們的嗎,先給后給的區別,你好好的給我收著,以后傳給咱們孩子。”

    徐青青被他親得頭腦發昏,心里卻覺得有哪不對。

    事實上,她的感覺還挺準。

    這樁看上去順利無比的婚姻,就此拉開了搞風搞雨的序幕。

    從葉景程公布婚訊起就沒消停過。

    相比其他低調的豪門二代,葉景程平易近人,十分接地氣,哪怕緋聞不斷,也有一大票粉絲。

    他的發布了一條“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的消微博后,整個平臺都崩了。

    葉大公子緋聞多不甚數,每個月名字都不一樣,今天和這個模特上八卦小報,明兒和那個明星被路人拍下。

    可盡管緋聞眾多,但經他承認的卻幾乎沒有,更不要介紹老婆了。

    而且曬圖的那張照片,他將懷里的小姑娘抱得緊緊的,還美滋滋地抓著人家的小手,特意對著鏡頭露出兩只酷炫的鉆戒。

    別提多騷包了。

    [臥槽,葉公子口味怎么變成這樣了,這妹子成年了嗎,別知法犯法啊!]

    [老公啊啊啊!我、不、信!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崩潰大哭!]

    [哈哈哈,以后國民老公要變成國民岳父了嗎 ]

    [葉太太怎么看著有點眼熟啊?]

    [三分鐘,我要葉太太的所有資料,doge/]

    [恕我直言,不認識。網紅?模特?還是哪個十八線小花?]

    [什么小花,這不是徐青青嗎,那幾個時尚雜志的御用攝影師啊,徐青青!]

    [臥槽徐青青啊!他媽的這我女神啊!人根本不是娛樂圈的好嗎,有生之年竟然能看到女神上熱搜,震驚!]

    [emmm我百度了一下,好像有點厲害,天性鬼馬,風格多變,是去年最受關注時尚攝影師。]

    [好像拿了蠻多獎。]

    這年頭作為公眾人物很難有多少**,更何況是新晉的葉太太,很快就被網友們扒了底朝天。

    和網友們以為的灰姑娘嫁豪門,或是心機女上位不同,葉太太的出身太過給力,堪稱珠聯璧合。而葉太太本身的成績,也頗拿得出手,更要緊的是,看著單純無害,還可愛。

    以貌取人是人的劣根性之一。

    所以婚訊公布后,葉太太漸漸的支持度還挺高,甚至還有不少網友覺得她配葉景程糟蹋了。

    因為婚后肯定被綠。

    這真是冤死葉景程了,照他看,被綠的幾率他比葉太太高得多,人家根本沒做人老婆的自覺。

    就拿婚后蜜月來說吧,葉景程有筆生意出了點狀況,要耽誤幾天。

    他自知理虧,捧著花和老婆打報告,沒想到話才說到一半,他老婆就說,沒關系,她也有事。

    葉景程就不樂意了,“咱倆好好的蜜月,你憑什么有事啊?”

    徐青青嘖了一聲,“你憑什么我就憑什么唄。”

    “我有正事!”

    “我也是正事。”

    “放屁,帶著小鮮肉跑非洲看動物算什么正事?”

    葉景程自覺登堂入室,是名正言順的老公,所以堅決要和圈里各種亂象做斗爭,不讓寸步。

    可惜徐青青吃軟不吃硬,“帶著小鮮肉去非洲看動物就是我的正事,你管不著,你的正事我也不管。你可別忘了我們婚前約法三章,難道剛扯證你就反悔了,你還是不是男人?”

    葉景程忍無可忍,只能身體力行地向他老婆證明,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不過這對事情并沒有什么幫助,第二天葉景程一翻身,就發現床鋪已經空了,老婆不翼而飛。

    他問管家,“太太人呢?”

    管家:“太太早上六點就出門了,說趕早班機。”

    葉景程捶墻:“你怎么不攔著她!”

    管家:“……”

    現在攔也來不及了,更何況葉景程也有自己的日程安排,于是只能懸著一顆心跑去出公差。

    當然,各種電話短信不斷,以至于他老婆嫌煩,把他給拉黑了。

    這誰能忍,葉景程飛快地把手里事情忙完,立馬就追去了非洲,監督他老婆有沒有干正事。

    好在他趕去及時,扼殺了一切綠光的可能。

    不然,那么一個男女莫辨的混血兒模特,拍照的時候身上就一布片,他對他老婆的節操持疑。

    葉景程這么緊張,主要是因為徐青青婚前提了互不干涉私生活,實在太過此地無銀三百兩。

    就差沒明著說,大家各玩兒各的。

    可是死守著老婆也不是個辦法,尤其是葉景程漸漸發現,他老婆公司里人人都是隱藏情敵。

    男男女女一個比一個漂亮,盤靚條順,個個和他老婆親密無間,又親又抱,簡直沒眼看。

    他氣得牙癢癢。

    更要命的是,越了解這個圈子,越發現他老婆在某些方面的名聲和他不相上下。

    就像某條淹沒在大海里的知情人評論——

    [半個業內人說一句,徐青青的緋聞一點不比葉大公子少,葷素不忌,男女通吃,了解一下。]

    ……

    葉景程再一想到,他和徐青青見面時,徐青青那感興趣的眼神,以及兩人飛快地進入正題……

    不能深想。

    這日子沒法過了。

    葉景程其實是個頂開放的人,這一點和徐青青很相似,但是兩人在細枝末節上有點不同。

    他屬于date就是date,結婚就是結婚,婚前婚后,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

    徐青青顯然不愿意為了結婚改變生活方式。

    這大約是兩人最大的分歧。

    按理說,根據婚前協議,葉景程應該和徐青青互相尊重,互不打擾,但是……他又不是圣人!

    去tm的各玩兒各的。

    葉景程嘴上不說,一派淡定從容,實則撓破頭了在想一個一勞永逸的辦法,不惜和兄弟求助。

    雖然他的好兄弟是個毫無情趣,感情史一片空白的男人,但是這個男人成功搶走了別人老婆。

    還是全網公認的性冷淡女神。

    就沖這一點,葉景程也必須和他討教一下獨家秘笈。

    于是特意登門拜訪。

    開始還放不下面子,左右兜了好幾個圈子,最后實在憋不住了,才脖子一橫,吞吞吐吐問了出來。

    婚后異地的裴賜臻心情不咋地,瞥他一眼:“你想一勞永逸?”

    葉景程趕緊乖巧坐直,洗耳恭聽:“嗯嗯嗯。”

    裴賜臻慢悠悠的提出寶貴意見:“換個老婆。”

    葉景程:“……”

    他頓時大怒:“滾,要換你怎么不換!”

    裴賜臻伸出一根手指,點了點額頭:“我有腦子。”

    葉景程冷笑:“難道我沒有?”

    裴賜臻:“那你怎么不用?”

    葉景程:“……”

    這次談話并沒什么卵用,反而被裴賜臻嘲了一頓。

    唯一的值得一提的是,被嘲沒腦子以后,葉景程痛定思痛,仔細想了個周全的辦法。

    他決定從根子上徹底糾正他老婆。

    感化她,讓她重返正道。

    徐青青發現,她和葉景程讀過了短暫的蜜月期后,婚姻生活就開始越來越糟心了。

    好不容易她的模特公司擺脫財務危機,重新走回正規,葉景程卻在這關鍵時刻來給她找茬。還不止找一回茬,接連找了她三回茬,新看中的,準備挖過來的模特全部被人搶走。

    “青青姐,我戀愛了,我們準備一起去國外進修一年……”

    “青青姐,我準備轉型,我有個姐帶我。”

    徐青青隱隱覺得不對,一打聽,好家伙,弄走她人的全是她老公的緋聞女伴。

    到底怎么回事兒,已經顯而易見。

    這也太不把她放眼里了!

    還有更奇葩的:“青青姐,我下樓買個包子。”

    結果一買就一去不復返,包子買到她老公緋聞女伴家里去了!

    第二天就鬧著要解約。

    神特么的買包子啊!

    別說徐青青本來就沒什么好性兒,就是事不過三,葉大公子這事兒也玩過了。

    所以婚后她第一次殺到了葉景程的公司,直奔頂層辦公室,哪怕完全沒預約,也沒人敢攔她。

    畢竟是眾所周知的葉太太。

    可是在進辦公室的臨門一腳,徐青青被秘書攔住了,還不止一個,兩三個秘書慌慌張張攔她。

    瞧瞧,顯然里面有情況啊,絕對不是什么正經事。

    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啊。

    徐青青是什么人,能讓人就這么攔外頭?

    她手腳利落著,這些個天天坐辦公桌的小白領哪是她對手,三下五除二就突出重圍沖了進去。

    里面的確有情況,也的確不是什么正經事。

    不過不是徐青青想的那種不正經的事。

    cbd寸土寸金的地段,頂層辦公室里,居然飄滿了猴子模樣的大氣球,各式各樣。

    幾個工作人員正拿著氣球討論什么,一看徐青青走進來,大家面面相覷,驚訝得全都閉嘴了。

    葉景程也非常吃驚,一邊擺手讓人收拾,一邊笑著走了過去,“親愛的老婆,你怎么來了?”

    “沒、沒什么。”

    徐青青嘴張了又合,原本準備的臺詞全都用不上了,誰知道這花花公子藏在辦公室里的不是女人,是猴子啊。

    “你弄這些做什么?”

    “噢,沒什么,項目上需要的。”

    葉景程語氣平靜,然后將他老婆圈進懷里,親親密密地將她帶出辦公室:“你這可是第一次來我公司,來,讓我帶你參觀一下。這棟寫字樓還有幾層能騰出來,你要是喜歡,就把你那模特公司搬過來吧。我們可以一起上下班啊……”

    這種地段的寫字樓,還騰出幾層?

    徐青青可交不起這個租金,也再次被他提醒了自己的來意:“你不說我差點都忘了,我今天找你是想好好和你談談的,寫字樓什么的就免了,只要你好好管好自己的女人就行!”

    葉景程不明所以:“什么女人?”

    徐青青沒廢話,直接干脆利落地拿出手機,將別人整理的資料亮給他看,“別和我裝大頭蒜,這兩個難道不是你的人?”

    葉景程看一眼:“理論上,她們最多算我公司的人。”

    徐青青收起手機,雙臂環胸:“葉景程,你的緋聞有二十卷牛津詞典那么厚,不要和我玩文字游戲,你是不是當我三歲?”

    葉景程皺眉:“我沒有,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你得聽我解釋啊!”

    葉景程完全可以解釋,可是徐青青根本不是來聽他解釋的,火氣大得很:“我不在意你的私生活,我充分尊重你的自由,你婚前怎么樣,婚后照舊,i don\'t give a damn .”

    葉景程的臉色一下就變了,但很快就恢復了常態,他皮笑肉不笑地問:“你真不在乎?”

    徐青青撇嘴,“只要你別影響我的事,我是最好說話的人。”

    葉景程咬了咬牙,面上卻微笑著:“很好。”

    顯然,他老婆根本沒把自己列為是她的事。

    不過,他會讓他老婆意識到這點的。

    可是葉景程的斗志剛剛點燃,某個“查老婆”團隊的負責人,就給他發來了老婆的最新信息。

    幾幅抓拍的照片,徐青青和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舉止親密,同進同出,甚至還有過夜記錄。

    “葉總,葉太太有天和她從酒吧出來,可能太晚,就帶著她回家睡了。”

    葉景程聽得太陽穴一跳一跳,再多聽幾回,他遲早猝死,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報應?

    他深吸了口去,“這個女人又是誰?”

    “是一家大公司的模特,葉太太好像想挖她到自己身邊……”

    渣女人!

    渣女人!

    葉景程深呼吸,深呼吸,好一陣平心靜氣才說:“好,讓人聯系這個模特,就說我捧她拍戲,找個最遠的劇組把她給我塞進去。”

    “是的,葉總。”

    掛上電話,左思右想還是覺得不保險,努力排查自個兒老婆身邊的所有男男女女,只差沒拿個放大鏡一寸寸找了。

    到最后,還打了個電話給好友裴賜臻:“你說,你媳婦兒董瓷跟我老婆,她倆應該……沒問題吧?”

    裴賜臻:“滾。”

    葉景程:“……”

    葉景程這邊處理完一茬,徐青青那邊就又黃了一茬,“青青姐,對不起,有人捧我拍戲……”

    徐青青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誰?到底是誰?”

    小模特支支吾吾,最后還是托盤而出:“是、是葉先生。”

    徐青青一聽,瞬間點燃了暴脾氣,怎、么、回、事,這世界上是沒有女人了嗎?非搶她的?

    這就是赤.果果的挑釁。

    絕對的。

    徐青青這次也懶得再找葉景程理論了,多看他一眼都嫌心煩。

    她收拾收拾東西,直接飛法國散心去了。

    再和葉景程睡一張床上,她怕自己會半夜夢游去廚房拿菜刀,給他幾刀,這陽奉陰違的瘋子。

    根本沒法溝通。

    徐青青畢竟是個愛熱鬧的人,國外什么都好,好山好水,就是好無聊,只能和好友電話解悶。

    說是解悶,實際上她掛了電話更郁悶了。

    她嘆口氣,同人不同命啊!

    同樣是結婚,好友結婚濃情蜜意,老公事事依從,她怎么就這么倒霉,老公處處和她作對?

    徐青青百思不得其解,苦悶地吞了無數把狗糧。

    漫漫長夜,她覺得很是寂寞。

    寂寞到她覺得有葉景程的聒噪當背景音都不錯。

    其實也不是要很多很多人陪著才不寂寞,就像董瓷有裴賜臻,兩人好得一個人似的,旁人誰都插不進去。這樣的關系,恐怕任何時候都不會寂寞的。

    徐青青的多愁善感,來得快去得也快,甚至還在尼斯拐了外模回國,準備放到旗下重點打造。

    這一次,葉景程別想再搞事,再搞事,她就正面剛。

    她甚至懷疑葉景程是故意的,可能是結婚了又后悔了,但不想自己背鍋,干脆激她提離婚。

    對,就是這樣!

    畢竟上面那些事兒,一般女人絕對忍不了。

    葉景程的那些事,一般女人忍不了,可徐青青那些事,一般男人也忍不了,實乃彼此彼此。

    當然,這兩人各自心里并沒有逼數。

    以至于局部戰爭擴大化。

    比如,在葉景程看到他老婆從國外帶回來一個帥哥,還當自己男伴赴宴后,他妒火沖天,做了件極不理智的行為——故意帶著別的女人,參加了同一個宴會。

    徐青青即使作為葉太太,關注度知名度和葉景程也無法同日而語,媒體的曝光重點完全不同。

    這就導致,葉景程某些故意刺激老婆吃醋的小動作,完美地被狗仔鏡頭捕捉到。

    以至于秒上熱搜。

    “震驚!葉景程婚后恢復本性,再結新歡!”

    “葉景程緋聞親密近照,女伴身份大揭秘!”

    “據知情人士爆料,葉氏夫婦婚姻告急?”

    “……”

    諸如此類似是而非的報道,數不勝數。

    好在兩邊家長,還有葉景程自己都不是吃素的,飛快地就將熱搜給撤了,以及全網刪稿。

    律師信警告。

    然并卵,刪得再干凈總有痕跡,何況,越刪越顯得此地無銀三百兩,依然引發網友們熱議。

    更要命的是,沒過幾天,又有人發出了葉太太和男模的親密照。

    雖然同樣被秒刪,但是這一次討論的熱度再創新高,夫妻間這些事兒,有來有往才看著有意思。吃瓜群眾可一向看熱鬧不嫌事大,唯恐天下不亂。

    [這事兒我站葉太太,憑什么就你們男人能玩,女人就得忍著啊,9012年了,男女平等!]

    [沒錯,你做初一,她做十五,干得漂亮 ]

    [葉太太路轉粉]

    [田園女權們醒醒好嗎!這關性別什么事兒,這是對婚姻尊重不尊重的問題!他們都有問題!]

    [就是性別的事兒,你看之前葉公子爆出緋聞時,大家多理所當然啊,好像不婚后出問題就不是葉景辰了。輪到葉太太爆緋聞就嗚呼哀哉了,憑什么呀。另,這是女性平權,謝謝。]

    [都散了吧,這兩夫妻就是各玩各的,實話說富豪圈比娛樂圈還亂,你們還zqsg上了,doge/]

    [不就幾張模模糊糊的照片么,你們怎么就認定有問題了,好像你們趴人家床上看見了似的。]

    [天真!]

    [天真+2]

    [天真+n]

    ……

    別說陰謀論在網絡上最有土壤了,就是在徐青青這里也是一樣,葉景程當著她的面和其他女人小動作,把她給氣壞了。愈發坐實了葉景程是想激她先提離婚的猜測。

    葉景程也氣壞了,他更氣的是,這次居然沒法像之前一樣,將那個男模弄得遠遠的。

    他老婆大約是有了前幾次的教訓,將人護得死死的。就差帶回家一起睡了。

    葉景程抓心撓肺地在床上輾轉反側,完全不敢想象他的姑娘被別的男人動一根手指頭。他也是錦衣玉食被人捧著長大的,忍一時之氣還行,哪能長久地忍下去,最后難免爆發。

    兩夫妻因此陷入冷戰期,誰也不肯服輸,之前的小緋聞也被兩個氣沒了理智的人弄成大緋聞。

    之后連熱搜都懶得撤了。

    一周兩次,兩夫妻挨個上,不把對方氣出好歹就不收手。

    叫微博上的吃瓜群眾們好一頓飽餐,天天撐得打嗝兒。

    如此鬧得滿城風雨,葉家和徐家都看不下去了,幾次壓著兩邊孩子吃飯認錯,都沒能成功。

    最后,兩邊家長下了最后通牒——能過就過,不能過就離。

    小夫妻這才見了一面。

    在兩邊家長擺證據,講道理,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后,徐青青和葉景程最終還是休戰了。

    說到底,其實兩人并沒有什么原則問題。

    眼看快要離婚,葉景程腦子終于清醒了,悔不當初,充分向他老婆反省自己之前幼稚的行為。

    他態度這么好,這么誠懇,完全出乎徐青青意料。

    尤其當他說:“對不起,青青,我是因為太在乎你了,聽到你說不在乎我,才會這么不理智。我做這么多,只是想讓你在乎我一點,不要看別的男人,你要多看看我。”

    徐青青的心被攪得一團亂。

    兩人從相識到結婚,再到甜蜜,再到吵鬧不休,有太多的意氣用事,就像被驕縱了兩孩子。

    可是有再多不愉快,相處時的那些感覺,卻不能作偽。

    徐青青是個相信感覺的人,她嘆了口氣,終是說道:“我也沒有不在乎你,如果我真的不在乎,應該不會這么生氣。”

    這話一出,葉景程頓時覺得天都放光了。

    我也沒有不在乎你……

    沒有不在乎……

    葉景程在原處愣了半晌,最后蹭一下站起來,激動得一把抱住他老婆,原地轉圈。

    徐青青好一陣天旋地轉:“喂,你干什么!放我下來……唔。”

    經過這一次折騰,徐青青和葉景程又進入了一次蜜月期,還一起飛往美國看望兩人的好友。

    看到好友夫婦已經生下兩個可愛的寶寶,這對自己都沒長大的小夫妻,頭一回有了家庭渴望。

    大約是寶寶們太可愛了。

    回去的路上,葉景程也忍不住憧憬:“我們比他們還先結婚呢,按理說應該我們先有寶寶啊。居然讓他們給搶了先,不行,老婆,我們得抓緊造人才行!”

    說完,他就將徐青青撲倒在床。

    徐青青陷進松軟的大床里,被他撓到了癢處,一邊躲他,一邊咯咯直笑,“這種事怎么急得來,他們也準備了大半年呢。”

    “沒關系,我們從今天開始。”

    葉景程俯下身,在她殷紅的唇上印下一吻,“你想要寶寶嗎?你和我的寶寶,我們的寶寶。”

    徐青青以往并沒有想過,可是在棕櫚灘,看到兩個干兒子時,不得不說,她是羨慕的。倒不是羨慕寶寶,而是有點羨慕兩個寶寶的爸媽,那種潤物無聲的夫妻關系。

    在她看到的夫妻中,有各種形形色色的關系,恩愛和美的卻極少,能表面和睦已屬不易。

    徐青青本以為,沒有人會例外,沒想到這個例外距離她這么近,以至于她覺得她也可以。

    她用小巧的指尖描繪著葉景程深邃的眉骨,語調少有的柔和:“不知道為什么,我總有種認識你很久的感覺,甚至能想象出,我們倆的寶寶是什么樣的。”

    徐青青笑了下,“肯定特別調皮貪玩。”

    很溫馨的想象。

    溫馨得葉景程想即刻實現,他捏著徐青青的下巴,反復親吻著她的唇,“傻瓜,我們本來就認識很久了……”

    徐青青被他親得暈暈乎乎,“什么?”

    葉景程笑了,湊近她耳邊吻了吻,“我說等你生日,我要給你個驚喜,兌現我的承諾。”

    至于是什么承諾,徐青青纏了他好久也沒有問到答案,反而被葉景程反身壓住,口口聲聲說要做寶寶計劃。

    最后,神志不清地迷失在他的甜蜜陷阱。

    回國之后,小夫妻如膠似漆了一陣,直到發生了一個小插曲。

    徐青青在葉家陪葉媽收拾舊物時,無意中發現葉景程收藏了很多關于摩梭族的資料,有些資料連她都不算了解,難怪兩人聊這方面內容的時候,葉景程幾乎無所不知。

    徐青青忍不住好奇,“他為什么對摩梭族這么感興趣?”

    葉媽大約覺得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也沒當回事,隨口說:“噢,他的初戀是摩梭族姑娘啊。你不知道,很早以前景程被綁架過,后來救回來了,就有些心理創傷,不怎么愛說話。幸虧有那個小姑娘每天陪她說說話唱唱歌,才好起來……”

    徐青青“哦”了一聲,不知道為什么,想起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葉景辰對她唱的歌那感興趣的樣子。看來,是因為她唱的歌,像他以前認識的姑娘,他的初戀。

    按理說,成年男女不要太計較彼此的過去,這也是徐青青奉行的人生方針之一。

    可是真正輪到自己在意的事,徐青青發現她也不能免俗,心里有種說不上來的不舒服。

    徐青青這邊不舒服,葉景程那邊也沒好到哪里去,因為他的人拍到了徐青青在酒吧和人留宿。

    一個年輕得過分的小歌手。

    葉景程還沒過去找他的麻煩,那個小歌手倒自己找上門了,在一次家宴后,把他給堵住了。

    論輩分還是葉景程的遠房侄子。

    “葉叔叔,你放過青青姐吧。”

    小趙滿身酒氣,葉景程陰沉著臉,他一把揪住了對方的衣領:“你什么意思,你叫我叔叔,那你叔叔的老婆應該叫什么,那是你嬸嬸!”

    小趙都喝糊涂了,一通酒后吐真言。

    “你那么多女人,根本給不了她幸福,我會好好照顧姐姐,你就不要再耽誤她了……”

    葉景程臉色越發的沉,從牙縫中擠出三個字:“你找死!”

    被人當面這么覬覦自己的老婆,還是個毛都沒長齊的的家伙,葉景程氣得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干脆動起了手。

    兩人掄起拳頭你來我往,以最原始和最男人的方式打了一場。

    葉景程掛著彩回家,心里憋屈得要死,如果是從前的關系也就算了,現在兩夫妻的關系日漸親密,這種事哪有什么真正的翻篇兒。

    何況他們又是憋不住事的性子,沒過多久,就因為雞毛蒜皮的事吵起來,開始翻起了舊賬。

    論舊賬,兩人誰也不輸誰,光是緋聞對象,男男女女,都能翻個三天三夜不重復。

    大吵一通之后,徐青青忽然覺得沒意思了,感情和婚姻果然是件復雜的事,也真的不適合她。

    她認輸。

    沒過幾天,徐青青扔了一份離婚協議。

    走人。

    葉景程頓時慌了,他吵歸吵,卻從沒想過離婚。在他的觀念里,要么不結婚,要么不離婚。

    如果可能會離婚,那干脆就不要結。

    既然結了,就不是隨隨便便結的,哪怕看上去再隨便,他心里也是堅若磐石。

    葉景程知道徐青青是不服輸的性格,不會這么容易就棄城投降,肯定有其他原因。可是有其他原因他也沒精力去想了,他得先把老婆找回來為止。

    這一找,就找了一兩個月。

    好不容易找到人,葉景程試了各種方法哄,雖然效果不大,但是他老婆至少愿意再考慮一下。

    他不要太久時間,只要一個月就行,等他的驚喜冒出來,一定能感化對方。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徐青青生日這天,變故橫生。

    原本在酒店里布置驚喜的葉景程,美滋滋地期待著兩人敞開心扉,他老婆感動得淚流滿面。

    結果沒等到老婆淚流滿面,倒等到他自己淚流滿面。氣的。

    裴賜臻的電話忽然打了過來,“你老婆今天生日,你不知道?”

    葉景程一邊說著“猴子氣球往左,再往左”,一邊沖電話里說:“我老婆生日我當然知道啊。”

    “那你在干什么?”

    “我在給她準備生日驚喜啊。”

    葉景程頗有些得意洋洋,“你不懂,女人就喜歡浪漫,被怪兄弟沒提醒你,學兩招受用無窮。”

    “你這么懂浪漫,老婆不還是跑了?”

    “……喂!罵人還不揭短呢,再說這個我翻臉啊,還有,你打電話給我做什么?”

    裴賜臻淡淡道:“沒什么,就是提醒你一下,已經有別的男人給你老婆準備好驚喜了。”

    葉景程臉色驟變:“別的男人,誰?”

    “你自己看。”

    “……”

    葉景程怔了怔,然后手機響了響,收到了一條派對視頻,剛按開播放,就看到了滿屏玫瑰花。

    花海中,那個毛還沒長齊的年輕男孩單膝跪地,居然捧著戒指向他老婆求婚,還大言不慚。

    “答應我吧,青青,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

    葉景程氣得兩眼發暈,摔了好幾樣東西,把布置驚喜的工人門嚇得不輕,一個個都屏聲靜氣。

    最氣人的是,他聽到視頻里的背景音,竟然全都是“答應他!”“答應他!”“答應他!”。

    葉景程心臟有些抽痛,不過也顧不上了,他按著心口,連外套都沒拿就沖了出去,跑沒了影。

    再慢一步,他老婆就飛了。

    幸好,葉景程運氣不錯,經過一番苦肉計,還有天公作美,到底是將老婆給贏了回來。

    最終將她帶來了這個驚喜的房間。

    徐青青走進房間的那一剎那,便看見各式各樣的猴子氣球,還有很多孩子的玩具,看上去就像個游樂場。她的耳邊傳來男人溫柔的聲音:“還記得嗎,我說過的,我長大后就要娶你。”

    徐青青愣在原地,“你什么時候說過?”

    葉景程笑了,“我早知道你不記得了,不過我一直都記得,你還說,我是你的第一個網友。”

    網友……

    徐青青瞬間想了起來,許多年前,記憶模糊到根本記不清是多少年,那時的她剛剛接觸電腦。

    那是徐爸買回來的禮物。

    她確實交過網友,度過了很長一段日子,他們無所不聊,雖然聊的大部分內容現在都忘記了。

    直到她媽過世,她離開那里,去到了新環境才結束。

    徐青青之前聽到葉景程的媽媽說他的故事時,她先入為主的認為,確實是有那么一個姑娘,陪在葉景程身邊,陪他度過了最困難的那段日子,陪他說話,陪他唱歌。

    葉景程篤定地說:“你確實是在陪我啊。”

    徐青青搖了搖頭,“可我并沒有在你身邊。”

    “對我來說,你就在我身邊,甚至隔著遙遠的距離,對我來說反而是安全的,可以信任的。”

    “對不起,我都快不記得了。”

    “沒關系,我也沒想到會再遇見你。”

    葉景程至今都感覺到不可思議,“我后來去到你說的地方找過你,不過沒有找到,也查過很多很多摩梭族的資料,仍然沒有幫助,有時候我覺得那個小姑娘就是一個夢。”

    “我康復了,夢就醒了。”

    “夢沒有醒。”

    徐青青明眸閃動,唇瓣微微有些發抖,心臟傳來難以形容的悸動,“我在這兒呢,又回來了。”

    葉景程附身抱住了她,熱烈地堵住了那柔軟的唇,再沒有什么,比這一刻更珍貴。

    【y55m】

    作者有話要說:  啊啊啊啊啊啊啊,番外完結√

    全訂的記得給本文一個五星好評呀,裴大少和瓷寶愛你們~~~

    新文關注作者,預收里挑一個開!~~歡迎關注,全訂記得打分呀!打滾要5分!!

    這章的評論發100個紅包,五星好評也全部發紅包,舉手說一下,么么噠~~~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