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4、第 104 章

    別苑的燭火幽暗, 楚嬈先沐浴完, 一個人縮在臥房的床榻上。(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此處是她平日的落腳處, 從岸口遇到祁蘇,滿腹的話說完天色已晚, 索性就和他在這多住上一天,明日再回宅子。

    楚嬈心里多少有些緊張,半年不見,祁蘇對她是不是也如她那般的刻骨思念。

    思緒之間, 門被輕輕推開, 男子的身影披著月色而入,銀色絲質的褻衣外, 加了一件薄氅,身量被勾勒的頎長挺拔,貼合的垂緞看得出硬實的胸膛,令楚嬈心里突突的跳的不停。

    “還沒睡么。”

    祁蘇看向楚嬈, 側顏如玉, 半濕的頭發披散在肩, 說不出的俊美無儔, 他的聲音略帶嘶啞,整個人平添了幾分與以往不同的清幽魅惑。

    “就要睡了,你呢。”楚嬈撥弄著被角, 抬頭看他,說完話心里隱隱有所期待。

    可原以為祁蘇會徑直走來,沒想到他竟是反向走至書架, 勾了一本書下來,“我再看會兒書。”

    “...”她還想抱抱祁蘇呢!

    楚嬈被噎的不知怎么回,她就是想好不容易等到祁蘇回來,與他耳鬢廝磨一陣,解解相思之苦。明明路上都膩歪的很,怎么一到房內,他突然就又這般冷淡了。

    哼,真是懶得理他。

    話是這么說,楚嬈抓著軟被翻來覆去兩炷香,還是睡不著。

    書上都這么寫的,久別重逢應當如何如何的嘛,可她好幾次偷瞄祁蘇,只見他書看的起勁,根本沒有與她親近的意思。

    大概是她哼哼唧唧太多,祁蘇也留意到她的動靜,側頭看了她一眼,“不睡覺,在想什么?”

    “小別勝新婚。”

    楚嬈脫口而出,她確實在想這個,但話說出來,卻隱隱是欲求不滿的意思,這真真是羞煞人!

    她飛快地將臉埋進衾被里,縮到床角,欲蓋彌彰地從被子里傳出一句,“我剛是說我困...”

    祁蘇的唇角不自覺揚起一抹弧度,他扣下書起身走至床沿,彎腰輕輕拽了拽被角。

    “干嘛,我要睡了。”楚嬈用被子捂著臉,囫圇道。

    “有事還未做,不許睡。”

    楚嬈聞言手上不禁一松,被子瞬間被卷走,露出一張精致小臉,緋紅的似能滴出血來。

    “做什么,你,你不是要看書么。”

    祁蘇笑笑,“是啊,不過,我們可以一起看。”

    聞言,楚嬈心里又氣了,她咬唇撐起半身,對上祁蘇的視線,“算了,你自己去看吧,反正書比我重要。”

    真不怪她生氣,哪有夫君分別了半年多,回來就晾著娘子的,還說什么一起看書,祁蘇不在的這半年,她書看的還不夠多嗎!

    似乎是有意逗她,祁蘇繼續問道:“你到底何故生氣?”

    已然如此,楚嬈脾性上來,索性梗著脖子承認道:“氣你回來不與我親近,就知道做些旁的事。”

    祁蘇臉上的笑快遮掩不住,轉身走向屏風外側,楚嬈心急道:“你,你還要看書?”

    她都說成這樣了。

    祁蘇手上果然拎著一本藍皮書冊,卻沒有停留地回到木榻前,撩袍坐上床沿,輕輕一攬,就將楚嬈抱進了懷里,

    無辜道:“我方才說了,要與你一起看的。”

    “......”

    楚嬈心里生起一股子莫名的失落,不過好歹他抱著她,總比分兩處好。

    罷了,她還是先睡吧...

    然而直到躺在祁蘇懷里,楚嬈才發現祁蘇看的是什么。

    那頁頁黃紙上一具具相互糾纏的男女軀體,密絲合縫地,姿勢千奇百怪,分明與她出嫁前看過的避火圖是一類混書。

    楚嬈仰頭,皺眉結巴道:“你,你怎么看這個。”

    “不行么?”祁蘇神態自若,慢條斯理道,“等會要用,自然得看,你不是一直叫我好好學。”

    “...”

    她哪有‘一直’叫他好好學。

    楚嬈說不出多余的話來,她悶熱的想從祁蘇懷里鉆出去,可奈何被箍的太緊,她扭動了半天,也還是在原處。

    漸漸地,臀下感受到了不妥。

    她不敢動了。

    不多時,祁蘇隨手將書放置在懶幾上,楚嬈垂眸問道:“你,你看完了?”

    “沒有,”祁蘇帶著笑意,說出的話卻是令楚嬈萬分羞澀。

    他說:“我不想忍了。”

    ...

    燭火一熄,房內只剩透過窗戶的月色照出些許朦朧輪廓。

    可楚嬈的感受極為清楚,懸在她上方的祁蘇,雙眸深邃晦暗,仿佛能將她吞沒,他的鼻息噴灑在她的脖頸,炙熱灼人。

    “我還以為你...”

    “以為我什么。”祁蘇向下埋在她肩窩,聞著發線幽蘭清香,低低輕笑一聲,“以為我不想你?”

    “....嗯。”

    楚嬈的確是這么想的,男子喜新厭舊,誰知道祁蘇半年有沒有忘了她。

    祁蘇聞言,手肘一彎,身軀頃刻覆壓在她身上,微涼的嘴唇碰觸到楚嬈緋紅的耳尖,暗啞的聲音低低沉沉在她耳邊,“嬈兒,你想不想我?”

    楚嬈心頭顫顫,但兀自氣了一晚上,還是倔生生說了句反話,“不想,我過的好好的,才不想你呢。”

    女子青絲半散,眼底濕漉,半帶著哀怨賭氣的語氣,嬌媚的不可方物。

    她勾在他頸間的玉色雙臂,肌膚細致如初雪,祁蘇只覺血氣上涌,無法抑制,一個挺身,直取宮城。

    ......

    祁蘇做了一個夢,夢里他也是在芝罘島上。

    好像又是過了許多年,明殷朝的戰亂已平,四海升平,芝罘島上生活有許多人,但整個宅子卻不過他一個,空蕩的可怕。

    他四處尋不到楚嬈,最后在后院空房里,看到了那黑色刺眼的牌位,上面書寫著簡短的幾個字,吾妻楚氏。

    心痛的難以自持,祁蘇滴著冷汗,倏地睜開雙眸。

    慌忙低頭,懷里的女子正睡得香甜,夢里濃重的壓抑空虛感逐漸散去,祁蘇松了口氣,將她摟抱地更緊。

    既愧疚,又慶幸,這一世他終究是沒錯過她。

    “嬈兒。”

    “嗯...不許再來一次。”楚嬈昨晚被祁蘇折磨地累慘了,不管他說什么,迷糊回的都是這一句。

    祁蘇輕笑了兩聲,低下頭,楚嬈那半截露出的粉嫩脖頸上,皆是他昨晚留下的絲絲痕跡,猩紅點點,看的他眸色又開始發暗。

    祁蘇湊近她的耳朵,“那就兩次吧。”

    片刻后,

    “祁蘇,求求你,我要睡覺....”

    “不許。”

    “...”

    ***

    在別苑折騰了好幾日,祁蘇才饜個半飽,舍得將楚嬈從床上放下。

    回到芝罘島中央的祁家宅院,楚嬈硬是尋了個由頭,和祁蘇分房睡了兩日,好不容易緩過了精氣神。

    這般和祁蘇因房事‘斗智斗勇’了月余,楚嬈發現自己的葵水還未至。

    但畢竟是有了先前那次的‘失敗’的經驗,因此她并沒放心上。

    直到又過了好些日子,屈木平湊巧來找祁蘇,替她順道一把脈,這才把出了身孕。

    “屈神醫,我真的有啦?”楚嬈驚喜道。

    “嗯,老頭我騙你干啥。”

    送走了屈木平,楚嬈興沖沖的,忍著緩下步子走到書房門口,她笑眼盈盈地敲了敲門。

    祁蘇放下書,抬頭見是她,“嗯?”

    “我有事告訴你。”楚嬈走近書案,伸開雙手,“先抱抱。”

    祁蘇輕笑著將她攬進自己的身前,修長的腿勾攔住她,穩穩地將她圈進自己的懷里。

    “說罷,發生何事?”

    楚嬈帶著半分不好意思,臉紅道:“唔....我,我有身孕了。”

    “身孕?”

    “啊...”

    祁蘇聞言,有片刻的失神,隨后輕拍了拍懷里女子的背,“會不會很辛苦,我叫屈老住過來,照看你一陣。”

    “好不好。”

    楚嬈聞著他身上好聞的香氣,蹭了蹭胸膛道:“嗯。”

    “祁蘇,你以后都不許離開我了。”

    “好。”

    “我好困呀。”

    “那就睡一會兒。”

    ...

    書房里,俊美的男子輕柔地撫抱懷中的女子,淺淺呢喃著耳語,一室溫馨。

    外頭日光正好,而他們,余生還有很長。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啦,謝謝大家一路陪伴。

    拉燈~~~

    如果有幸得您的全訂,打個分好不好啦,謝謝小可愛們!!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