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一章 我是誰

    琴無心聽到宛如這樣說,趕緊走到床前查看,原來是額頭磕破了,定是那不著調的陸飛云干的。(看啦又看小說網)

    他諸城派就宮之能擔當大任,切不能讓宮之出事情。

    “夫人,你到門外護法,我給宮之治傷,宛兒,你和爹把他抬到溫泉那邊。”

    “心哥,你想使用本門禁術?可是宛兒的清白?”琴夫人擔心的說道,宮之雖然是他們心愛的大徒弟,宛兒可是他們的女兒啊,雖然他們夫妻二人有意把宛兒許配給宮之,但是這事情為時尚早呢。

    琴無心拍拍夫人的手,安慰道,“我當宮之是兒子一般,待宮之傷愈,定會將宛兒許配于他,事情緊急,就犧牲宛兒了,宮之這孩子也重情義,會給宛兒一個交代的。”

    琴夫人不再過問,宛兒與父親把琴宮之移到內室溫泉里,兩個人均脫光了衣服坐在溫泉里面,兩人雙手合十。

    多年不見,看到自己朝思暮想,愈加俊朗風意的大師兄,宛兒羞紅了臉,但是想到日后能成為大師兄的妻子,內心還是非常高興的。

    琴宮之體內有顆不明的內丹,這內丹蘊含著無窮的力量,極其兇悍,而宮之本身的修為被吞噬殆盡,這股力量若是疏通不了,宮之將會被它吞噬。

    如今之計,需先用陰陽調和法使宮之體內的元陽與宛兒輸送來的元陰相互調和,然后在幫助宮之將體內的力量煉化,成為自身能量,只要宮之可以任意控制體內的力量,那么六界將再無宮之的對手,他日宮之和宛兒成親,必然會將諸城派發揚光大。

    教授了女兒方法,又以陰陽調和八卦陣助陣,琴無心放心的退了出去,留著女兒與宮之在這溫泉水之中,宛如按著父親教的方法,與琴宮之開始了陰陽調和之術。

    琴宮之這些天雖然是昏迷的狀態,但是他的內心卻是非常清楚的,他知道自己之所以失去知覺,不能動,最根本的是自己的內力修為被北冥獸內丹吞噬 了,而且這股力量一直壓制著他想要把他也吞噬了,突然感覺到一股綿柔的力量從丹田內進入到身體,這股力量指引著體內那股巨大的力量在全身乃是四肢百骸游走,周身走了一遍以后,軒轅戰別提有多舒服了,這股力量終于找到發泄口,直通他全身。

    他趕緊隨著這股力量在他身體里游走之際,開始煉化北冥獸內丹,之前疏忽大意,導致自己這些天被北冥獸內丹控制,趁著這個機會,要趕緊煉化,如果不能抓住機會,以后就再無翻身之地。

    軒轅戰全神貫注的煉化體內的北冥獸內丹,全然忘記了還赤身**掛在他身上的宛如,煉化的過程中,軒轅戰周身越來越熱,宛如快要抵擋不住這股熱力了,想要抽身,又怕軒轅戰走火入魔,幸虧是在水里,可以降去一部分熱力,不然兩個人非被燒死不可。

    軒轅戰煉化就在緊急關頭,額上青筋暴露,豆大的汗珠一滴一滴滴到宛如身前那兩團雪白的山峰之上,每一滴都燙著宛如的心,一下,一下,宛如感覺她身體要爆炸了,就在快要承受不住的那一瞬間,軒轅戰全身力量傾巢一泄出,成了,宛如感覺周身一股電流流遍全身,真是舒服至極,竟然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這時軒轅戰睜開雙眼,看著掛在他身上一絲不掛的美麗女孩,性感雪白的鎖骨,胸前兩團雪白的山峰此刻正抵著他強勁有力的胸,如嬰兒般滑嫩的肌膚,一下一下燙著他的心。

    彎彎的睫毛,像兩只睡著的蝴蝶,挺翹的鼻子,充滿誘惑這櫻桃小嘴,一切的一切都在刺激著軒轅戰的感官,他感覺之前退卻的那股燥熱自小腹又竄了上來。

    他是一個正常的血氣方剛的男人,此刻真想把懷里的這個尤物就地正法了,就在他忍不住渾身的燥熱,想要有所行動的時候,這時他腦袋里突然閃現了一個女孩的笑臉,轉瞬即逝,他尚未看清楚,那笑臉是屬于誰?是此刻躺在他懷里的女孩嗎?

    那我我到底是誰呢?一想到此處,軒轅戰的腦袋就出奇的疼痛,原來琴無心使用禁術的時候,抹去了軒轅戰所有的記憶,這時琴無心的私心。

    他不放心這些年琴宮之所經歷的,他想要一個只聽他話的琴宮之,一心只把諸城派的利益得失放在心上,他不關心琴宮之以前經歷了什么,只要從今天開始,他是諸城派大師兄琴宮之這就夠了,記住宛兒為他所作的犧牲。

    軒轅戰把宛如抱進內室的床上,給她蓋上蠶絲被,自己穿好衣服,狂奔而去,他是誰?此刻腦中很亂,他需要理一理。

    看著狂奔而去的琴宮之,琴無心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施展內功跟了上去,只見琴宮之一路狂奔,速度之快,令琴無心甚是咂舌,沒想到幫琴宮之煉化體內的那股力量,琴宮之的修為會如此深厚。

    琴宮之一路狂奔到相思崖,在一棵大樹下停了下來,仰望著天上的北斗七星,陷入沉思。

    這時,聽到背后有聲響,琴宮之回首,看到了一個仙風道骨的老者,這里是哪里?這位老者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大晚上的不回房間睡覺,跑到這里干嘛?”老者率先開口,并不給琴宮之說話的機會。

    “你是琴無心的徒弟,諸城派大師兄琴宮之,之前深受重傷,失去記憶,是為師和宛如救了你。”

    “師傅?這里是諸城派?我是琴宮之?”尚未理清楚思緒,因為此刻腦袋里還是混亂的。

    “對,你左腋下有一個龍形胎記,為師從小教授你武藝,后來你下山歷練深受重傷,幾日前為師找到你,把你帶回諸城山,你傷重剛愈,不要吹了風,著了風寒,你師娘和師妹等你回去吃飯呢。”對,他左腋下是有個龍形胎記,除了他娘無人知曉,那錯不了,這人應該就是他師傅。

    現在已經是晚上了嗎?肚子突然咕咕直叫,也不知多久沒進食了,琴宮之經師傅一提醒,頓時感覺到非常饑餓。

    “走了,回去吃飯。傻愣在這里干嘛?”琴無心腳一蹬,率先飛了出去,一看師傅飛走了,琴宮之不甘其后,也追了上去。

    此時的軒轅戰已經認可自己是諸城派掌門大徒弟琴宮之,宛如師妹失去清白和師傅合力救他,他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定會報答師妹與師傅救命之情。

    早忘記了那個明媚皓齒,如春風般撩人的女孩瀟湘了,他的花卿塵還在地牢之中等著他去營救。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