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64、獨戰蠻騎

    野豬蠻士!

    花榮看見這些騎著野豬的妖族人時候立即在腦海里想起來他們大概的狀態,對應上【野豬蠻士,27級,能力:沖鋒】的屬性。(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妖族是一個多元化的種族。

    統稱為妖族,實際上是有很多很多的小民族組成。

    這些小民族有的強大,有的弱小,更有的擅長集體作戰。

    這些野豬蠻士正是其中最擅長作戰的那種,尤其擅長沖鋒戰,是曾經蚩尤大軍麾下最不畏死的前鋒大軍!

    【竟然是騎兵,還這么多。】

    花榮看過去,突然余光瞥見遠方山坡,終于明白這些野豬蠻士為什么會率先發現他們。

    這時候花婉兒已經要和他們接觸了,就是不顧雙方實力差距的要和對方正面沖撞到一起,已經完全被饑餓**沖昏了理智。

    流光!

    瞬!

    作為兄長,他當然不可能眼睜睜看著這個小丫頭在對方的蠻蹄下香消玉損。就是‘殺豬刀’在手,連續兩個加速身法能力,讓自己追上她。

    更是在她即將和對方的沖鋒撞擊到一起的時候,一攬她的腰間把她抱走,還反手一劍劈過去。

    三月斬!

    三道金色月牙劍氣從劍刃上飛出直奔對方的沖鋒陣型,在對方被這份攻擊干擾的時候,他成功把已經完全失控的花婉兒強行帶走,也顧不上被他抱進懷里的那一刻,她餓瘋了一樣終于忍不住一口咬在他胳膊上,開始本能的吸取他的血在補充自己。

    “嘶!”花榮抽了一口冷氣,完全是被花婉兒咬疼的。

    因為她已經完全失去理智沒有任何留力,因此她這一口就是用了全力,差點沒把他的臂骨都給咬斷了。

    “……欠你的。”花榮無可奈何對她說,讓她去吸,只要能夠喝個飽。

    因為他承認這件事情就是他自己沒有照顧好她。

    如果他當時真的能寸步不離開她,她也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花婉兒卻在咬沒有多久以后就恢復了一些理智,有些驚慌的看向花榮,也看看他手臂上觸目驚心的傷口。

    “繼續吃吧,以后忍不了就咬我,只要不咬別人就行。”花榮溫和微笑對她說。

    因為不管怎么說,她也是他最喜歡的妹妹。

    花婉兒明白自己剛剛做了什么,立即歉意又害羞的在他手臂的傷口上輕輕舔了舔,知道他一定很疼。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他的血讓她一入口就感覺有種很美味的感覺,使她靠近以后本能忍不住咬下去,還想要繼續嘗下去。

    而且這份血讓她十分有飽足感,就好像現在就這么一口,就讓她感覺好多了。

    花榮不知道花婉兒在想什么,他是用那條受傷的手臂抱著她,就是一只手單獨面對包圍他的野豬蠻士的騎兵隊。

    看見他們眼睛死死盯著花婉兒,好像看見了一個稀奇珍貴事物。

    花榮才不管他們在想什么,他反正絕對不會讓他們傷害他妹妹!

    血劍飛起,就在他這邊成功吸引了這些野豬蠻士的時候,貂蟬突然從對方后方的陰影跳出,成功斬首一名野豬蠻士,讓他的頭顱伴隨噴泉般的血水沖天而起,使他們這邊率先減少一名成員。

    這個情況迫使這些野豬蠻士顧不上花婉兒的特別,再次奔跑沖刺起來,去躲避貂蟬的偷襲。

    貂蟬也在一擊得手以后立即重新遁入了地面的陰影里,尋找下一次機會。

    “能動嗎?”

    花榮看見這些野豬蠻士被貂蟬牽制,稍微松了一口氣,對懷里的花婉兒溫柔問。

    他看出花婉兒吸了他血以后似乎發生了什么異變情況,使她身體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的樣子。

    “……”花婉兒羞澀的輕輕搖搖頭,一點沒有了平時的古靈精怪勁。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突然身體發軟,想要撐起來身體都不可能。

    花榮看見她這份嬌弱樣子也不再多問什么了,就是很干脆扯下了一條袖子撕成繩子,再把她綁到自己背上。

    因為這樣,他也成功解放了雙手,使他能夠把左手空出來,而只是右手持劍。

    “抱好我。”

    花榮對花婉兒說了一句,明白接下來的戰斗里他可能不能完全顧及她,需要她自己抱緊他一份。

    “嗯。”花婉兒輕輕的鼻音回應。感覺自己現在身體暖洋洋的,就好像泡在家里溫泉池的熱水里一樣,讓她舒服的想要睡過去。

    花榮就在這時看見前方黃土地上煙塵滾滾,剛剛沖鋒出去的野豬蠻士再次完成了集結的朝這邊沖鋒過來,一個個手里還揮舞甩動著那些有著人頭大的鐵鏈錘。

    他托了花婉兒一下,以免她從他背上掉下去。突然目光堅定,一雙瞳仁凝聚泛出淡淡的金光,一層金色的光彩也鍍到了手里被他起名殺豬刀的黃帝劍鋒刃上。

    陡然化作一道金色流光消失在原地,就是成為一道金色流影仿佛金色流星一般撞擊向這些沖鋒過來的野豬蠻士騎兵。

    貂蟬在后方的陰影里冒出來看傻眼,認為他這是瘋了嗎?一個人去單挑人家的騎兵隊,還是以一對二十以上?!

    花榮卻知道自己沒有瘋,他完全感到有一種感覺回來了,仿佛是一種失去很久又再次歸來的感覺。

    那是一份記憶,一份一直在他身體里存在卻現在再一次浮現的,直接作用在身體里上的記憶。

    流光!斷月!

    完全是行云流水的行動,仿佛曾經使用這樣的操作連招進行過無數次。

    兩招劍式輕易讓一名野豬蠻士的頭顱被掀飛,還附帶著他后面的一頭野豬斬斷的四條豬腿,讓緊跟他后面的那個野豬蠻士被從野豬背上狠狠掀出去,正好落到了貂蟬那邊的影刃下,也完成了斬殺。

    開局大捷!一次交錯,花榮就和金色流水一般從對方的沖鋒陣型中間半點不沾身的輕松穿過,成功沒有受到任何傷害,還再次讓對方減員。

    不過情況不僅僅如此。

    騎兵沖鋒講求的就是一鼓作氣。

    現在對方沖鋒完畢,舊力消失,新力未生。

    在對方調整完成前,他們除非愿意成為步兵從那些兩米高的龐大妖種野豬坐騎上下來,否則沒有任何威脅力。

    但這一點對于本來就是步兵作戰的花榮沒有任何影響,他就是交錯完畢以后立即折返,在對方努力驅使胯下妖種野豬調頭再次調整陣型沖鋒前,他已經成功從背面攻擊了他們。

    這一次他打的也不是他們本人,而是他們胯下的野豬坐騎。

    轉眼間,在一道貼地橫向過去的金色月牙劍氣之后,二十多頭野豬豬腿全部被斬斷,一個個都成為黑棕色肉球失去站立能力,把它們背脊上的野豬蠻士都給掀了下去。

    花榮要的就是這個時候,在這些野豬蠻士都被掀翻在地的時候,再次施展出‘流光’。

    一瞬星華!

    完全傾瀉式輸出。連續劍斬下,每一劍都有一道金色劍氣伴隨射出,就似星辰爆裂出滿目星光的淹沒了倒地暫時因為身上重型裝甲站立不起來的野豬蠻士。

    威力已經高達260的黃帝劍也在這一刻發揮了重要作用,對方的重型裝甲在它的劍氣下就如切菜!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