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十七章,大蛇

    不過。(m.k6uk.com手機閱讀)

    林海側過頭,歪著腦袋看向不遠處的荊棘。

    在荊棘的那端,有一個抖得像是篩糠一樣的中年男人十分驚恐。

    他看到了他的捕獸夾,也看到了那條大蛇,他巴不得他根本沒來這里。

    怎么會碰到那個祖宗了喲,中年男人恨不得給自己甩幾巴掌。

    現在好了,要是被它找上門……

    不行,中年男人打了個激靈,他得去找風水先生給他看看,看怎么才能給那祖宗陪個不是。

    看看怎么才能了結這段恩怨。

    中年男人顧不得其他,屁滾尿流的一路狂奔,在小路上撞撞跌跌的摔得鼻青臉腫。

    “二叔?你這是……”青年半蹲在小路上,正晃著沒有信號的手機,百無聊賴的仰著頭望天。

    看到二叔這副狼狽的樣子有些吃驚。

    “快,快跑,快跑。”上氣不接下氣的中年男人臉色漲紅,腦袋上還掛著一撮青苔,額頭上被荊棘劃出一條血痕,忙不迭的招呼著青年快跑。

    在驚走了村子里的村民后,林海才看著下面的大蛇,他想了想,吐出一縷無形無色的萬獸神力。

    神力遇風而舞,飄飄蕩蕩的落在斑青大蛇身上,那破裂的蛇肚子在大蛇的幾個呼吸下飛快的愈合。

    剩余的神力將它的蛇軀來回沖刷了好幾遍,最后剩下一絲飄飄蕩蕩的沒入它的蛇首,沉寂下來一動不動。

    “嘶嘶——”

    哪怕是剛剛看著那個村民離開,大蛇的眼中也并未帶著暴虐和報復的意味,而是平靜的看著他離開。

    如果不是他的話,它怎么可能遇上這樣的仙緣呢。

    在這片大山中生活了很多個年頭的它怎么會不懂這個道理。

    它一直都很講規矩,在自己的體型遠遠超過其他同類之后,他的食譜里就只有野兔野雞老鼠之類的東西。

    那些明顯是被人放出來的新鮮玩意它一概不碰,小羊羔,家雞,麻鴨。

    它知道,那些東西吃不得,吃了會有不好的事情找上門來。

    同樣,那些人也很講規矩,從不主動找他,即便是偶爾碰見也會平靜的離開。

    除了某個捕了它很多同類的家伙在看到他后嚇破了膽,摔下田埂斷了腰。

    除了這勉強有它三分責任以外,它就沒做過什么事情。

    以前那老人還在的時候,它還經常去聽他講故事來著,可惜,那老人死了好些年了。

    林海看著這條大蛇,有心想要給它提供一些幫助,卻又頗有些不想干涉它的想法。

    他搖了搖黑色的鳥頭,他給的幫助已經夠多了,他總不能因為一時的好玩就給它一些超凡的能力。

    只要它一直在密林里,它就不會出問題,這樣下去,它自己也會誕生神通。

    想到這里,黑鴉撲騰著翅膀遠去,留下已經完好無損的大蛇呆愣的看著他遠去。

    這,我的仙緣呢?

    某個聽信神鬼之說的大蟒有些發呆,故事里沒這么講過啊。

    ——————

    而在村子里,事情才剛剛開始傳出。

    “二娃,你說你用夾子夾到了那條大蛇?”一個杵著拐杖的老頭子顫巍巍的站起來。

    杵著的拐杖搖搖晃晃,一旁虛托著老爺子的中年婦女眉目中帶著些許的擔憂。

    “老爺子,不就是條大蛇嗎,打……”

    “你個婦道人家懂什么。”

    中年婦女的話音未落,就被老爺子打斷,語氣很是生硬。

    “那是土地公養的神物,懂事的很。”

    “我活了這幾十年,就從沒見過他鬧過什么事,村子里的雞鴨禽獸,就從來沒有少過。”

    “你曉得楊麻子,在這邊幾個鎮名氣大的很,捉了一輩子蛇,還不是在驚動了那神物,被甩了一尾巴打斷了脊梁骨?”

    在村里的資格老人這里挨了一堆罵之后,中年男人心中也是憋屈的緊。

    罵他罵了半天,又沒給個什么化解的方法。

    失魂落魄的他勉強打起精神,連身上都沒怎么收拾就匆匆的向山上趕去。

    那個風水先生住在上面,他得去請教一下,該怎么化解這個問題。

    ——————

    “你這個問題……”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穿著老式的褐色長褂,坐在木質的椅子上,微微思索。

    他心中念頭轉動,臉上未露出一絲分毫。

    心中忐忑的中年男人微佝僂著腰,一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模樣。

    “我跟你走一趟吧。”穿著褐色長褂的風水先生沉吟片刻,然后說道。

    “謝謝謝謝,謝謝先生。”中年男人近乎涕淚橫流,一副感激不盡的模樣。

    “你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東西。”風水先生這樣說道。

    中年男人自無不可,感激的說著謝謝。

    幾分鐘后,兩個人風風火火的趕向大蛇出事的地方。

    得虧得兩人都是農村人,體質都還不錯,一路趕到的時候已經是中午時分。

    火辣辣的太陽曬得草木焉搭搭的,鋒銳的葉片曬得有些干癟,厚實的葉面則焉頭巴腦的垂著。

    風水先生眼睛一亮,深深的吸了口氣,這里的空氣比他住的地方都要好得多。

    常年累月的居住在這樣的地方,就是凡人也能延壽。

    看多了五行算慣了八卦,每到一個地方他都會下意識的看看風水導向,算算吉祥安危。

    “就在前面,我當時就把夾放在這邊的樹林里……”

    中年男人怯怯的說道,看著近在咫尺的樹林就像看到了鬼魅一樣,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走。”風水先生腳步輕快,三兩步走進樹林。

    中年人咬咬牙,把心一橫,梗著脖子走進去。

    入林,卻只見血跡鱗甲而不見大蛇蹤跡,布滿了干涸血跡的捕獸夾也胡亂的落在地上。

    眼睛銳利的風水先生四處打量,尋找著大蛇的方位,想看看它往那個方向去了。

    卻沒想到四周一點血跡也無,只有一道淺淺的蛇道從這里穿插出去。

    他面皮一抖,沒道理啊,看那樣子被夾得這么慘,怎么會沒有血跡呢?

    風水先生百思不得其解,卻對這方山嶺有些一抹敬重。

    干他這一行的,要么盡信,要么全不信,而他,就是對那些傳說持相信態度的那類人。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