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53章

    因為小白龍昏倒在地,還有木子尚太過虛弱,所以結界變得很薄弱。(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再說木子尚,這個地方是一個靈力非常濃郁的地方,只不過木子尚所在的這個地方,被他自己的結界說保護著,而結界之外,雖然靈力充沛,但是也充滿了危險,有各種野獸,也有各種法器,因為這里所有的靈氣特別的充沛,所以植物,動物還有靈獸都在這邊,只不過這個地方,其他人卻很少過來,只是外邊的一場迷霧,就擋住了多少想要進來的人。

    也正是因為這種原因,所以木子尚在里邊修煉的特別得心應手,而且做任何事情都事半功倍,這是自己找的最好的地方,木子尚從來很多地方中挑出自己這里,只是現在木子尚受傷,結界變得薄弱,然后小白龍也因為守護他們而受傷,所以現在結界變得很薄弱,就像是把一個嬰兒丟進的深山老林里邊兒,很有可能被什么給叼走或者吃掉,這完全看運氣。

    本來木子尚算的是小白龍可以在自己虛弱的一天里,可以守護自己,可是沒有想到,小白龍卻因為某種原因受傷,所以現在結界變得很薄弱,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被什么靈獸之類的東西闖進,來到那個時候,三人便就危險了。

    慢慢的,三個人中恢復最快的竟然是季淑賢,慢慢當季淑賢有知覺的時候,便睜開眼睛,然后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木子尚躺在旁邊兒,小白龍,一只袖珍版的小白龍在自己的手臂旁邊。

    季淑賢并沒有去管木子尚,因為自己感覺木子尚是世外高人一樣,他一定不會有事的,反倒是旁邊這個縮小版的小白龍,引起了自己的好奇。

    慢慢的當季淑賢可以動的時候,便去輕輕地將小白龍捧到自己的手心,只是自己還沒有碰到小白龍的時候,卻感覺天突然陰了。

    之后,自己便感覺這周圍的結界竟然如此的薄弱,在自己還沒有加固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有一個什么東西闖了進來,等季淑賢看清的時候,卻發現竟然是一條九尾靈狐。

    “看看,讓我看看這是什么情況。”

    九尾靈狐進來的時候,便幻化成了人形,是一個十分妖嬈的男子,然后看著地上的季淑賢在看著旁邊的木子尚,還有旁邊掉落在地的小白龍。

    九尾靈狐感覺上天對自己太好了,如果自己將這幾人全部吞下,必定靈力大漲,到時自己的修為可以進一大才接,說不定可以直接飛升成仙。

    九尾靈狐看這三個人,木子尚昏迷著,小白龍也十分脆弱,季淑賢雖然是醒著的,可是她不一定是自己的對手,于是九尾靈狐笑了笑,那自己先拿誰開刀呢

    看著小白龍,既然他已現了原形,那么便從他開始,因為自己已經感覺到三人周圍的其他氣息,如果自己可以將它的內丹全部吃掉,畢竟不說可以修煉成仙,也離成仙不遠。

    “你是九尾靈狐。”

    季淑賢看著面前的男子輕聲說道,其實自己只不過是想拖延時間,不知道這木子尚,還有小白龍到底什么時候醒來,木子尚不是一直很厲害的嗎為什么現在會變成這個樣子。

    而且現在他布置的結界都已經破了。難不成他為了幫自己,也傷了自己的修為,那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自己和他認識才這么短短幾天,所以應該不是自己的原因吧。

    “對呀,我是九尾靈狐,不過看你的樣子。雖然是個凡人,可是。竟然帶有仙氣。”

    九尾靈狐本來沒有怎么在意季淑賢,只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白龍和木子尚身上,因為他們兩個的修為,如果自己可以吸收的話,便已經可以成仙,所以季淑賢對自己來說可有可無,而且自己也不屑于對她動手,只是突然聽她這么一說,再仔細一看,發現她竟然也是一個奇特的人,雖然是人,雖然是凡胎。這根骨奇佳,而且還有一股仙氣。

    “我只是一個凡人,怎么會有仙氣呢,你既然是九尾靈狐,那法力一定很高,很強大。”

    季淑賢輕聲說道,現在自己能拖延便拖延,自己希望木子尚趕快醒來,或者這條小白龍起來也行,因為三個人都昏倒在這里,這三個人肯定是一頭的,所以只要誰醒過來,便可以對付著九尾靈狐。

    現在情況這么危機,季淑賢卻要表現這種很平淡的樣子,慢慢的將小白龍放到了自己的身邊。

    “你也對這小白龍有興趣吧。”

    就在季淑賢準備將小白龍慢慢拉回自己身邊的時候,九尾靈狐卻眼疾手快,直接施法將小白龍拋到了空中,之后便一掌打過去,而季淑賢因為想要救小白龍,所以被九尾靈狐誤傷了,但小白龍的血液被滴到了季淑賢的身上,兩個人的血慢慢相融在一起。

    “竟然讓他認你為主了,不過也沒有關系,很快他便可以歸西。”

    九尾靈狐看著季淑賢,輕聲的說道。

    之后,小白龍便繼續昏迷,而九尾靈狐便直接在季淑賢旁邊,想要直接制小白龍于死地,這樣的話,自己奪取內丹,必定可以吸收對方全部修為。

    只是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季淑賢使出渾身力量,直接連帶的小白龍和木子尚直接離開了這里,瞬移到了其他地方,因為季淑賢慌不擇路,所以自己也不知道瞬移到了什么地方。

    “想跑沒那么容易。”

    兩個昏迷的,加一個半吊子的,自己還對付不了嗎既然不小心讓他們逃跑了,但是也別想逃過自己的手心,九尾靈狐施法,追尋季淑賢的氣息,之后,便飛快的追了過去。

    畢竟這里自己先發現了,他們三個倘若被別的東西發現了,必定少不了一番糾纏,這樣的話自己還倒是麻煩,所以只能速戰速決,不過自己決定,那個女子,可以留她一命,畢竟長得如此傾國傾城,而且雖然是凡胎,卻又一股仙氣,如果自己和她雙修,不知是何感覺。

    九尾靈狐想好之后,便直接追了過去,而季淑賢帶著兩個人并沒有走遠,只是季淑賢剛剛停下,便看到面前有一條大蟒蛇,十分巨大。

    季淑賢十分無奈,無語,現在這是一環接一環嗎后有追兵,前又敵。而季淑賢想要再次瞬移的時候,卻發現周圍全部被大蟒蛇封印了,自己想要逃,卻無法施法。大蟒蛇修為好像沒有九尾靈狐高,還不是人形,只能保持自己的蛇形。于是,季淑賢便和大蟒蛇大戰的準備。季淑賢直接準備拼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九尾靈狐直接破了結界,將三人救出。

    “九尾靈狐,我們兩個井水不犯河水,這三個人是送到我的地盤的,你最好還是將它們乖乖送回。”

    到嘴的肉飛了,大蟒蛇有些惱羞成怒,可是又忌憚九尾靈狐的法力,所以大蟒蛇試圖說服木子尚,讓他將三個人全部都送回來。

    “這三個人原本就是我先抓住的,只不過不小心被他們逃到了這里,不過你想要那是不可能的,這三個人是什么作用呢,你比我心里更清楚,我勸你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去修煉吧。”

    現在這三個人自己當然不會交給這個大蟒蛇。即便與她大戰,自己也不會將這三個到手的肥肉拱手相讓。況且這個季淑賢是自己看上的,當然不能拱手讓人,于是九尾靈狐便直接施法布置了一個結界,將三人困住之后,便準備與這個大蟒蛇一戰。

    “那就不要怪我了。”

    像這種可以有成仙的機會,就算拼死也一定會要把握這個機會,所以九尾靈狐便和大蟒蛇開始大戰。

    而且季淑賢結界里邊兒感應不到外邊,也看不到外邊,只是感覺空氣驟冷驟熱。光線忽明忽暗。

    不過這些季淑賢都不想管,看著面前的木子尚,季淑賢不斷地搖晃著他,可是怎么叫都叫不醒,而身邊的這個小白龍,不知何時已經應付到自己的手腕上,變成了一個圖案,在自己的手臂上,也沒有管這個小白龍。于是,輕輕的來到了木子尚的面前,想要給他輸入修為,如果現在他可以醒,就萬事大吉,可是他的傷好像比自己的還重,季淑賢不斷的叫他,也無法叫醒。

    “你不用叫他了,沒有一天一夜,他是無法醒來的。怪只怪當初情況緊急,我為了救他,所以本來答應為他護法,現在也無法做到,只不過自己已經盡力了,所以我和他的約定也算完成,怪就怪我又和你簽訂了契約,現在我成為了你的靈寵。”

    小白龍輕聲的說道,只是是用傳音直接讓季淑賢聽到而已。

    “你是什么人再說什么為什么我聽不懂。”

    季淑賢不知誰在說話,可自己確定不是木子尚,可究竟是誰在說話,自己卻不知道。不過他說自己是靈寵,而且和自己有了契約,不是剛剛那個小白龍。

    “我就在你的手臂上,只是我現在太過虛弱,只能和你用靈識交談,而且他都不能幫你,所以我現在是要告訴你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

    小白龍的聲音繼續傳到了季淑賢的腦中。

    “但現在我們需要怎么做,外邊是什么情況,我現在要怎么做才能叫醒木子尚,或者我要怎么做才能自救。”

    現在既然想到了,我知道這么多,一定知道可以叫醒的辦法,至少他比自己懂得更多,所以自己現在只能問他。

    而他和木子尚的關系,自己先不管。其他的事情自己都不管,現在只要能逃離這個危險的境況,木子尚醒來就好。

    “其他沒有什么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拖住九尾靈狐。只要拖到兩個時辰之后,木子尚就可以醒來。”

    小白龍輕聲的說道,說完之后便不再言語。

    季淑賢知道,只怕只有這一個辦法,于是便開始想自己到底怎么辦才可以。

    “如果我沒有感覺錯的話,那九尾靈狐對你有感覺,他一定說你是凡胎,卻有仙氣吧。”

    小白龍輕聲的說道。

    “對,他是這么說,你怎么知道我到底有何不同我要怎么樣才可以托住他”

    既然小白龍繼續說下去了,那必定是有辦法的,所以繼續輕輕問到。

    “因為我也感覺的到,雖然你凡胎,卻有一絲仙氣,而你的體質對著我們應該是有致命的誘惑,別人我不知道,但是我和你只要一接觸變,就像是上癮一樣,雖然現在我們兩個簽訂的契約對于我這種感覺稍稍有影響,但是我相信別的妖看到你之后,一定會有同樣的感覺。”

    小白龍輕聲說道,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只是也許是對某些人也許是一大致命誘惑。自己不明白,因為自己和那個九尾靈狐在語言中,還有感覺中可以知道,他和自己是一樣的,至于其他人,自己就不知道了。

    “你是說他對我有興趣只要他對我有興趣之后,我可以和他拖。不過現在,他在外面做什么,你知道嗎”

    季淑賢輕聲問道。自己不明白,外邊到底發生什么事情

    “剛才你不是也在嗎原因就是他們兩個妖怪在爭奪,因為只要得我們的修為,還要吃掉木子尚,那么便可一步成仙,就算不成仙,也離成仙不遠了,所以他們才會這么焦急的爭奪戰,而其他妖怪也在蠢蠢欲動,只不過因為這里他們兩個最大,所以別的妖怪不敢過來而已。”

    小白龍輕聲的說道。

    “這么說,你是說他們兩個在外面大打出手,只是為了我們幾個人如果他們兩個兩敗俱傷,那么如果這個時候,別的妖怪趁虛而入怎么辦”

    季淑賢感覺現在自己真的是處于一個什么位置的地方,自己不知道怎么樣才好,真的很想木子尚快點兒醒過來,還有四個時辰,自己要怎么辦

    “沒有關系的,他們兩個斗法,一時半會兒也結束不了,等他們兩個斗法結束的話,四個時辰應該已經過去三個半,所以只剩最后的半個時辰了,所以只要你挺住這半個時辰,應該就沒有關系,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恢復。”

    小白龍輕輕說到,自己其實很擔心,因為如果季淑賢和木子尚全部都被對方干掉了,自己也逃不了。

    “好,我知道了。”

    季淑賢點點頭,便開始直接好好的提升自己的能力,雖然自己知道現在自己提升估計也沒什么用,但是還是要盡力。

    而外邊,大蟒蛇和九尾靈狐斗法,斗的灰天暗地,周圍的許多妖怪都蠢蠢欲動,但是不敢向這邊靠近,只是等著兩個人兩敗俱傷的時候過來。

    只是兩個人打了三個半時辰之后,卻突然全部都收手,因為兩個人都下去,九尾靈狐也無法贏,只不過卻是兩敗俱傷。

    “要不我們打個商量,我們兩個平分他們三個如何”

    大蟒蛇知道自己打不過九尾靈狐,如果硬拼也可以拼個兩敗俱傷,可是這樣的話,絕對是得不償失。

    所以自己要示意先停手了,而九尾靈狐也知道這種情況,所以在自己喊對方喊停的時候,自己也停了下來。

    “所以現在你想怎么樣”

    九尾靈狐看著對方,輕聲說道,木子尚自己很想吃了對方,可是季淑賢,自己還想要,然后就剩一個小白龍,卻是和季淑賢有的契約關系的,不過也無所謂,只不過自己卻是一個都不想給對方。

    “他們一共三個人,我們將他們一分為二,一人一半如何”

    大蟒蛇知道,自己無法討得什么便宜,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并不敢貪圖多的。

    “這可不行。那女子根本就不用算,所以只能算那個小白龍和木子尚,所以木子尚,季淑賢歸我,那小白龍可以歸你,如果你覺得可以的話,咱們就這么分。”

    九尾靈狐很強勢的說道。

    “好,就按你這么說的來。”

    自己也沒有辦法,所以大蟒蛇只好同意,于是兩個人便暫時休戰,而這個時候,周圍的妖物全部都紛紛離開,因為知道沒有戲了,他們兩個并沒有繼續讀下去。

    這個時候,里邊結界里邊的季淑賢卻在算著時間,因為時間一點一點過去,眼看再有十分鐘。木子尚便可以醒來,這個最好的。結界突然解開了,這個時候自己便看到大蟒蛇和九尾靈狐并排的向自己走來,季淑賢暗道不好。

    現在看來,他們兩個已經結束了,不過還好,比預計的時間要晚,只是現在自己要怎么做。而且現在情況也不太一樣。

    這個兩個人好像達成了什么共識,所以一起來對付自己,如果單獨面對九尾靈狐,或許還可以,只是這個大蟒蛇,好像并不是小白龍說的那樣,于是季淑賢便感覺十分的苦惱,自己到底要怎么辦才好。

    大蟒蛇和九尾靈狐并排過來之后。兩個人便開始準備分東西,只不過因為小白龍在季淑賢的手臂上,所以解開結界之后,并沒有看到小白龍,還以為九尾靈狐是誆騙自己的,于是便準備對九尾靈狐下手,九尾靈狐對大蟒蛇早有防備,所以直接擋開的對方的招數。

    “我們不是說好了,可是小白龍呢到底在什么地方你對我這是什么意思”

    大白蛇惱羞成怒的說道,如果一直被這樣羞辱,自己寧愿什么都得不到,拼死也要出了這口氣。

    “你著什么急,那個小白龍被季淑賢收為靈寵,所以你放心,我自然會讓季淑賢把東西召喚出來給你。”

    九尾靈狐輕聲說道,說完之后便準備先拖到木子尚醒來再說。

    “那可不行,我們兩個必須同時,要不然你將好處都得了,逃跑怎么辦”

    就在九尾靈狐準備吃木子尚,季淑賢十分擔心的時候,大蟒蛇卻突然叫停。季淑賢輕輕松了一口氣。心中卻不斷的記著時間,因為很快很快他就可以醒來,這樣的局面就可以被打破。

    “那你想要怎么做”

    九尾靈狐輕聲地說道,因為自己也猜的出來,他們可能慢慢的恢復,如果拖得時間太久也不太好。

    “你讓季淑賢將他的靈寵召喚出來,或者你直接殺了繼續,讓她的靈寵出來。”

    因為如果兩個人有關系,那個小白龍一直躲在季淑賢的手臂里,那么自己勢必無法拿走自己的,季淑賢是對方的獵物,所以自己不好動。

    如果自己貿然的動的話,很有可能會激怒九尾靈狐,所以自己并不想這么做。

    季淑賢在他們兩個談話的時候,一直提心吊膽,同時慢慢的掩飾住木子尚,因為自己算的的時間快到了,木子尚馬上就可以醒來了,所以只要他們在爭論幾句,木子尚便可以醒來,一切就會迎刃而解。

    而就在這個時候,九尾靈狐和大蟒蛇已經商量好了,兩個人慢慢走過來的時候,在兩人還沒有開口的時候,木子尚便直接醒來了。之后便是一個迷霧,直接灑落在周圍地面上,便帶著季淑賢,還是小白龍一起離開。而九尾靈狐和大蟒蛇清除迷霧的時候,卻發現已經什么都沒有了。

    九尾靈狐和大蟒蛇互相看了一眼,并沒有理對方,而是去追蹤那三個人了,畢竟他們都虛弱,即便是恢復也跑不多遠。于是兩個人便同時開始去追季淑賢三人。而其他妖怪和動物也開始去追。

    確實,他們想著都沒有說,因為木子尚剛剛恢復,所以法力十分地低,于是便直接帶著季淑賢和小白龍直接離開了這一片迷霧的地方,因為雖然這個迷霧阻擋著外界人進來,也同時阻止的里邊人出去,除非法力十分高強的人,或者知道方法的人才可以出去,所以現在自己的法力并沒有恢復,所以勉強自己將季淑賢,還有小白龍全部都帶離這個危險的地方。

    出去之后,自己還是要靠木子尚的,畢竟木子尚已經醒來。

    等到木子尚將三個人帶出來之后,正好帶到的卻是胡媚娘的那個地方。

    “怎么樣你沒事吧”

    木子尚將三個人帶出來的時候,因為小白龍已經在自己的手臂上,所以這是他們兩個人出來,出來之后便直接跌落在地,而季淑賢知道這個地方好巧不巧,就是上一次自己中招的那個地方,那個妖精應該是叫胡媚娘吧,自己感覺真是點背兒,現在看著木子尚的樣子,已經是虛弱的不能再虛弱了,同時自己拿出空間手鐲已經不可以用了。而且也解除了關聯。季淑賢第一時間便給醫仙傳信息。

    因為自己知道林千玉還有可能對付不了這個妖怪,所以自己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醫仙身上,傳出信息之后,季淑賢便摟著木子尚,希望他可以早一點恢復,而自己剛剛也已經恢復了,只是自己不知道現在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對付的了胡媚娘。

    只是自己想,媚娘應該很快就會出現,畢竟到嘴的肥肉,沒有不吃的道理。只是等了半天,胡媚娘也沒有出現,季淑賢便輕輕松了一口氣,于是便好好扶著木子尚,在旁邊的樹邊坐下,等著醫仙過來接自己。

    而迷霧里面,所有的妖怪全部都找過之后,卻沒有發現那三個人,之后便各自該干嘛干嘛。

    九尾靈狐和大蟒蛇兩個人相互找了之后,都沒有找到。之后大蟒蛇便回到了自己的地方,而九尾靈狐卻沒有回到自己的地方,還是去找大蟒蛇,準備偷襲自己,發現自己必須要找季淑賢,不知為什么,她對自己有一種莫名的吸引力,如果自己沒有見到她,或許不會這么糾結,可是現在自己有必要出去一次了。

    己一直在這邊安心的修煉,并沒有想過要出去,而且也是與世無爭,好好的想要修煉成仙,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其實之前如果自己動些腦筋的話,是完全可以打敗這個大蟒蛇,成為這里的霸主。而至于木子尚,因為他本身就不是妖界的,所以他并沒有與這里的妖紛爭,而是自己布置一個結界,只是用這里的靈氣罷了。所以。從來就是井水不犯河水,然后現在自己有目標,必須要出去一下,于是九尾靈狐便設計,準備將大蟒蛇除去,如果自己將大蟒蛇的內丹奪走,那么想要出去這一片迷霧,應該是沒有辦問題啦。

    所以九尾靈狐便偷偷地潛入到大蟒蛇的地方兒,自己知道想要除掉他并不容易,所以九尾靈狐,便隨便找了其他東西。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引大蟒蛇出來,在他最虛弱的時候,一擊即中。

    之后九尾靈狐便設了一個誘餌,沒有想到,因為之前自己和大蟒蛇都比較虛弱,同時九尾靈狐收了一個小狐貍,讓他為自己辦事,并且對他施展了九尾靈狐族的秘術之后,讓他替自己辦事,以身為餌,和大蟒蛇大戰之后,九尾靈狐便直接將大蟒蛇置于死地。同時,吞下了大蟒蛇的內丹,只不過被九尾靈狐利用的那個小妖怪也死了,不過九尾狐毫不在意,很快的便布置結界,將那大蟒蛇的內丹煉化之后,九尾靈狐便一下子重新幻化成為人形,換了一身衣服之后,便飛身而去,離開這片地方,闖出迷霧,去找季淑賢。

    再說外邊季淑賢,知道這一片地方,就是上次自己和林千雪準備去寺廟遇到的那個陣法,只是自己沒有想到,自己和林千玉在這邊呆了這么久,那個這個地方的妖怪也沒有找自己,于是自己便在這邊等著醫仙過來找自己,只是自己還沒有準備,等到醫仙的時候,卻突然和上次一樣的情景出現,季淑賢調整好自己所有的心態,準備和這個妖怪好好的搏一搏。

    “你這么緊張干嗎,上一次我被你們重傷,現在我過來也沒有什么惡意,只不過是想讓對方將這里設下的結界,我身上的結界去除,我保證只要去除,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那胡媚娘出現之后,便輕聲的說道。其實在季淑賢和木子尚過來之后,自己便已經知道,只是嚇得不敢出來,因為上一次木子尚完全可以將自己說服,只不過卻沒有將自己殺掉,而是在自己身上下了結界,讓自己在這一片土地之間,不能去別的地方,只能在這邊默默地修煉。

    其實在他們兩個人過來的時候,自己早已經發現了,只是自己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么目的,因為自己擔心是不是因為上次沒有將自己除去,所以這些后悔了,所以過來殺自己的,所以自己一直在暗中觀察,可得等了半天,他們都沒有行動,自己才知道他們好像是什么虛弱,只是自己不知道為什么,他會和季淑賢在這里,不過無論是什么原因,這都是上天給自己的機會,如果直接和他們談的好的話,可以和他們交易,這樣的話,自己身上的結界可以破除,還有不能離開這邊的結界,全部都能解除。

    這樣的話,自己便獲得了自由,他們也沒有什么妨礙,以后大不了井水不犯河水,其他自己任由自己逍遙,這樣比自己現在永遠好的多,所以自己跟先和對方談條件,只不過看著那個木子尚,不知道是在修煉,還是怎么的,閉著眼睛坐在那邊,所以自己拿不準,只能遠離他們,然后輕松地給他們調談條件。

    自己這么做的原因,還有一個就是因為自己如果和季淑賢打的話,很可能是兩敗俱傷,自己沒有必勝的把握,所以自己才會這么小心謹慎的和對方談條件。

    “這個事情,我們需要好好的談一談,不過你要想離開這里也可以,除非你發誓,以后不做壞事,那么便可以去除你身上的結界,如果你一直是害人的,那不收了你,你該萬幸了,而且上一次本來就應該收了你,而且他是放了你一馬,也是因為你和他有淵源,所以你應該感激。”

    季淑賢全部知道所有的情況,但是根據對方的說話,還有上次的情況,大致可以推算出這樣的情況,于是便這么說的。

    自己不可能隨便答應他的,自己問他的,因為想要自己活命就放這個禍害出去,讓他危害人間,這樣自己做罪過不就大了嗎

    “好,我答應你,如果我發誓我胡媚娘出去也不會做什么壞事,所以現在你可以讓他解除封印了吧。”

    其實自己和季淑賢講話,覺得還是可以的,不過如果以后不做壞事,自己也可以做到,其實只要是能離開這里,有的時候,如果對方是自愿的話,自己就不算做壞事了,所以這個定義自己可以看情況。

    而且像那種窮兇極惡的人,自己如果是把他的精氣吸取,也不算是做壞事,反而是做好了是吧

    “一會兒,我的好友便會過來,所以等那個時候,我便給你解除結界,現在我們需要休息一下,你去幫我找一些吃的過來。”

    季淑賢不知道為什么,他會這么做不過也是順著他是話說下去,這么說肯定是有原因的,不過自己也不追究,那現在自己最主要的就是保命要緊。

    “那你答應我的事情,一定要做到。”

    胡媚娘輕聲說道,到了這個時候,季淑賢手上的小白龍突然顯形了,而且季淑賢也嚇了一跳,不明白小白龍為什么會這么樣。

    “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來這么多廢話,快點去。”

    小白龍顯行之后,便毫不客氣的對著胡媚娘說到,胡媚娘直接被小白龍推到了幾米之外,之后胡媚娘忙去找吃的,然后小白龍便慢慢的坐在了季淑賢的旁邊。

    “你怎么會突然出來了,難道你現在已經都恢復了嗎”

    季淑賢看著小白龍突然出現在自己旁邊,不過體型還是這么小,但是卻有這么大的能力。

    “我的法力恢復了幾成,不過對付她,已經是綽綽有余了,不過我還需要繼續恢復,才能恢復本體的大小,才能恢復自己原來的樣貌,不過我現在已經幫你擺平了,你就等著你的好友過來接你就行了,至于解除封印的事情,等他醒來讓他處理吧。”

    小白龍說完之后,便繼續隱身在季淑賢的胳膊上,呈現一個圖案之后,便繼續開始閉關了,于是季淑賢便開始繼續等著醫仙過來。

    可是季淑賢等了半天,等到后面胡媚娘找到吃的東西拿過來,自己喂了木子尚一些,自己也吃了一些,只是木子尚還沒有醒來,醫仙也沒有過來。而胡媚娘站在旁邊虎視眈眈,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現在便可以將你的結界解除。”

    這個時候,木子尚慢慢醒來,輕聲說道。胡媚娘聽到之后,喜不自勝,忙點點頭。

    “我胡媚娘發誓,以后除了吃飽,絕不主動害人,如果違背此誓,永遠無法成仙。”

    胡媚娘主動發誓,然后木子尚點了點頭之后,便解除了所有的封印,之后便帶著季淑賢之后便離開了。

    “我來了。你怎么會在這里還有他是誰”

    這個時候,醫仙卻趕了過來。

    其實在季淑賢離開了之后,醫仙便和管家兩個聯手,已經將林千玉大部分勢力全部都鏟除,所以現在林千玉和自己和管家三個人可以說三足鼎立,只是自己不明白,為什么現在自己感覺自己除去林千玉的事有些蹊蹺,因為是這么容易。

    雖然有一些感覺不現實,但是畢竟事實如此,自己也沒有什么好糾結的,況且季淑賢馬上就要回來了,所以自己也不想多說什么。只是自己在專心致志的弄事情的時候,卻收到了季淑賢的信息,于是便迫不及待的趕了過來。

    醫仙過來的時候,便看到季淑賢和另一個男子在地上坐著,靠著大樹,兩個人好像都受傷的樣子,于是便過來焦急的問道。

    “沒有事情,我們兩個只不過是遇到的,他是我的恩人,所以現在你將我們兩個人都帶回去吧。我的房間暫時不能回去,不如你就在你煉藥的地方,跟我們兩個安排兩個房間,暫時住一下吧。”

    看醫仙過來,季淑賢輕聲說道。醫仙只是點了點頭,之后便帶著兩個人一起離開。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的時候,九尾靈狐卻出現在剛剛季淑賢出現的地方,可是發現沒有季淑賢的身影,于是九尾靈狐便繼續依照季淑賢的氣息追去。

    “你也是九尾靈狐。”

    只是九尾靈狐還沒有走的時候,胡媚娘吧出現在九尾靈狐的面前。

    “但也奇怪,你也是狐貍。只是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靈九。”

    本來九尾靈狐準備離開的時候,卻出現了一個狐妖擋住了自己的去路,正準備出手的時候,卻發現對方和自己一樣的都是狐貍,于是便輕聲說道。

    “我叫胡媚娘。”

    胡媚娘輕聲說到,因為對方的能力十分強大,自己想找一個靠山,這樣的話,便不會那么容易被人欺負。

    畢竟在這個世道,自己是不允許來到這邊的,所以宗門的人會追殺自己,于是現在自己找個靠山,是最好不過的選擇。

    “好,我知道了,以后你就跟著我吧,不過你變成女字,我不太喜歡你還是以男裝示人。”

    九尾靈狐一下子便知道對方是剛剛幻化,男女可變,所以自己便要求對方變成男子,自己并不喜歡九尾靈狐中的女子。

    “可以。”

    胡媚娘點頭,之后便直接變成了男子。

    “你的名字也需要改一下吧。”

    九尾靈狐看著對方變成男子的樣子,雖然與之前差別不大,畢竟狐族男女都是絕色,只是這個名字,不過還是叫胡媚娘,不由有一些感覺有一些出入,畢竟是男子。

    “沒有關系,我還是叫這個名字吧,況且這些對我來說都無所謂。”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