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二十六章 九兒

    “九兒,給老爺倒茶!”肉球懶洋洋的說道。(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

    “是,老爺!”那個暗自腹誹的侍女,也就是九兒,乖巧的應聲道。

    “你個死肥豬,要不是找不到機會,老娘早晚要下毒毒死你!”九兒暗暗想到,當然,她可不敢在面上露出破綻,要知道,這高府之中,高手如云。

    前幾天來一個毛頭小子竟敢翻高府的墻頭,聽說若不是他身份特殊是個捕快,再加上有花香谷的人援助他,恐怕這個肥豬早就下令把那個毛頭小子剁成碎塊下鍋了。

    九兒本名是銅九,乃是折翼組織培養出來的殺手。

    折翼組織,最近才出現的一個殺手組織。它的殺手們,有三個等級,分別是金牌,銀牌,銅牌!沒錯,就是按照錢幣的價值,由高到低排列的。而銅牌殺手下面,還有預備殺手,不過預備殺手,可沒有地位可言。

    其次,折翼組織重錢,只要有錢,他們誰都敢殺,當然,能不能殺的過,那就另說了。

    不過,身為殺手組織,自然也有自己的一套規定。

    第一,折翼組織的殺手,因為各國的都有,允許心系祖國,但是絕對要把組織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第二,除了有必要接觸目標的潛伏任務的殺手以外,所有殺手刺殺任務目標時,都要帶上面具,金牌殺手帶金色面具,銀牌殺手帶銀色面具,而銅牌殺手,則帶銅色面具。

    第三,若是刺殺楚姓之人,必須要把刺殺目標的畫像和真名遞交給上層,待上層同意之后,才能執行刺殺任務。

    其他的,就沒有什么規則了。

    折翼組織,男,女,老,少,通通可以加入,每個星期還教授各種刺殺,潛伏,臥底的知識。而且,只要不泄露組織機密,你平日里想怎么樣都行,只不過多了一個折翼組織的殺手身份罷了。

    銅九,就是其中的一員,只不過,她無爹無娘,更沒有了家,正是那次妖獸大軍進攻大乾帝國,至使她家庭破裂。

    在她苦難之際,折翼組織收留了她,并且教授與她各種搏殺術,功法等。

    她自身天賦也是不錯,就在前兩天才到達了銅牌殺手的地位。

    這不,剛剛到達了銅牌的銅九,就接了一個潛伏任務,這個任務可算是銅牌任務里最高的幾個之一了。

    潛伏大乾帝國高府,監視高家掌權者,洞悉他的一切惡行,而后遞交與組織,期限七天。

    這個任務誰發的,她不管,她只知道,若是完成了這個潛伏任務,那么她就能從銅牌直接提升到銀牌,就會擁有更多的修習資源,會有更厲害的高手教導。

    只有自身實力強大了,才能夠斬殺妖獸,為家人報仇雪恨。

    當然,任務中可沒有說要殺死眼前的這個肉球,銅九也懶得多管閑事,組織中有一個潛規則,那就是不是自己任務份內的事,盡量少管。

    所以,毒死肉球什么的,只是說說而已,她才不會冒大風險做出這么愚蠢的事情呢。

    端起茶杯,又是美美的喝了一口茶,肉球才搭眼瞅了一眼下跪的黑袍人。

    “怎么?不好好的給我研究如何讓行尸保持容顏,又跑到我這里干什么?”肉球懶洋洋的問道。

    “回大人話,屬下已完成活煉行尸,并讓行尸保持容顏的任務~”

    黑袍人話還沒有說完,肉球就迫不及待的說道“是嗎?那你煉的行尸呢?快點拿出來讓老爺我看看。”

    “大人,煉是煉成了,可是,可是,被殺了~”黑袍人低下頭,弱弱的說道。

    肉球激動的神色嘎然而止,臉部抽動了幾下,生氣的說道“你是在玩弄我嗎,啊?練成了,又被殺了,你怎么不被殺呢?”

    “大人,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屬下是遭了那小人的陷害,才導致行尸被殺。”黑袍人連連磕頭。

    “哦?小人?你這么精明,竟然還會被小人所陷害?那你倒說說,是什么小人?”肉球提起了興趣,前傾著身子問道。

    “這~”黑袍人有些猶豫的看了看周圍的侍女,沒有立即說出來。

    “呵呵,婉兒,九兒她們都是老爺我的侍女,我相信她們嘴很嚴的,是吧?”肉球這一句提高了一些音調。

    婉兒和九兒還有其她侍女都連忙應是。

    實際上,除了九兒,還真沒有侍女想知道他想說什么,畢竟,知道的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是,肉球不讓她們離開,她們也就只能留在這。

    那個被肉球踩在腳下的侍女,因為時間太長,雙臂已然顫抖,但是絲毫不敢有任何動作。

    “大人,那個小人,就是前幾天潛入高府的小捕快,他趁我不備,殺害了剛剛活煉的美尸!”黑袍人沒敢說出楚軒。

    因為他知道,楚軒的身份絕對不簡單,有兩個先天高手隨身保護,衣著還那么的華麗,若是他說出了楚軒,恐怕,肉球會為了不得罪人而放棄他。

    就連花香谷,肉球都不愿得罪,更何況那個一看就是大有來頭的楚軒呢?

    “你是說那個小子?”肉球一拍桌子。

    茶水被他打翻在地,燙的他腳下的侍女驚叫一聲,不過,肉球并沒有責怪與她,而是繼續說道“哼,當初看那小子也是朝廷中人,并且有花香谷護著他,所以才放過了那個小子,沒想到,那小子卻屢屢與我作對。”

    說罷,肉球神色一陣變化,像是在做著什么決定。

    “華澤,這樣吧,你繼續給老爺我活煉美尸,如若那小子再來搗亂,我就讓阿福他們出馬,你只要安心給老爺我煉制美尸,你求老爺我的事,老爺我會兌現承諾的。”肉球拍了拍像個皮球一般的肚子,許諾道。

    “真的?謝大人,謝大人吶!!”華澤猛地磕頭謝道,也不知道肉球到底許諾給他什么,竟使他高興成這樣。

    “你也不必謝我,對了,聽你說,那個乞丐女子~”肉球又恢復了那個懶洋洋的模樣說道。

    “額~老爺,那個乞丐,一個乞丐,能有多好看,我當初是看走眼了,哪值得大人您惦記?”華澤眼珠一轉,低頭說道。

    肉球微瞇雙眼,直覺告訴他,華澤有問題,但是他并沒有說什么,華澤若想耍花招,他有的是方法整治他。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