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ylxckz.live)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七十四章 盈盈郡主

    等韓瑤熟悉了這次的規則,夢鏡再次叮囑她:“記住了,瑤兒,這回你是主將,月兒只是副將哈,我嘛,當你們的參謀,給你們出出主意;對了,盈盈算是你的小兵了,咱們收服的那幾個丫頭也是小兵,統歸你領導,哈哈!”

    這回,韓瑤徹底明白了,笑了:“多謝夢兒姐姐,姐姐疼我,妹妹都知道了!那,我要不要去監視那個國師阿剌那呢?”

    “有不著,你只需要在我身邊保護我就行了,那個蠢東西會自己送上門來的!對了,你可以去調查一下盈盈郡主的嗜好!主要是飲食方面的,明天,咱們得把那丫頭侍候好了,讓她自動接受咱們的安排!當然,恩威并施,你還得把她的威風先打掉了,那所有的事情就都好辦了!”夢鏡思索著說。(m.k6uk.com手機閱讀)

    韓瑤聽了,佩服說:“姐姐真是高明,嗯,咱們又打又拉,就像我第一次被玩兒一樣,哈哈,明明覺得委屈,偏偏有氣兒也出不上來,只得乖乖就范了!哈哈,不知道月兒姐姐、天嬌姐姐她們幾個,是不是也如此啊?最后被弄得七葷八互的,整個人都暈了!可惜相公這會兒不在這里,否則,嘿嘿,只怕明天那盈盈郡主就不是處子了,哈哈!”

    “你這小丫頭倒有情趣,很好,很好!瑤兒,就按你的想法去做,記住了,她最喜歡吃的美食、美酒都準備好了,我聽說那小丫頭最喜歡喝女兒紅了,記得最好用十八年的,她今年十八歲嘛!”夢鏡得意地笑了。

    韓瑤樂了,親了她一下,才大笑:“哈哈,還是姐姐最細心,要不要我馬上就去安排?”

    “嗯,最好今天就把這些事情辦妥了!再給御廚們說一下,每道菜都要作到最好,對了,咱們好哥哥最喜歡吃的菜也準備兩個,明天我們也要喝幾杯的!但瑤兒不準醉了!”夢鏡繼續吩咐。

    韓瑤感覺奇怪了,笑了:“姐姐這會兒笨了,我是下人啊,不能喝的!姐姐放心,我會侍候好姐姐的!嘿嘿,你就當我是下人就好了,免得被那丫頭看穿了,咱們就玩兒不下去了!”

    夢鏡笑了,親了她一下,開心地說:“哈哈,這回你是對的,好了,辛苦你了,瑤兒丫頭,記住了,凡事小心點!我嘛,有時候也很嗦的!”

    次日辰時,果然,汝陽王就帶著盈盈郡主進宮拜見夢鏡了,一臉謙恭,生怕得罪了夢鏡似的;那盈盈郡主倒是清爽一些,一見面就公主姐姐長、公主姐姐短的叫個不停!

    夢鏡一瞧就喜歡上她了,笑了,對汝陽王說:“現在天下不太平了,四處都有反賊了,不知道王爺有何打算?你是咱們大元朝最能打仗的王爺,你說說,目前形勢咱們該怎么辦?”

    那汝陽王倒是老實,聽了,憨厚一笑,才高興地說:“回公主,這天下之事嘛,尚在我們的掌握之中,只是明教確實是我們大元的心腹之患!聽皇上的意思,這剿滅天下反賊之事似乎由公主直接指揮,所以,本王肯定以公主殿下馬首是瞻了,公主指到哪里,咱們就打到哪里,絕不含糊!我已集結了十余萬兵馬,就待公主殿下一聲令下,咱們就直撲洞庭,一直殲滅陳友諒那幫反賊!”

    “嗯,很好,不是說明教折騰得最厲害嗎?為什么不先除濠州的韓林兒、郭子興一伙呢?”夢鏡聽了,不覺皺眉了。

    那汝陽王聽了,思索一下,才解釋:“這濠州的韓林兒勢大,咱們一撲過去,雙方肯定一場大戰,死傷無數,這對于我們大元也不是什么好事兒!咱們的精兵多是騎兵,對于草原作戰肯定優勢最大,可濠州勢強堅固,賊兵又深得人心,咱們未必可以穩操勝算!只有先用我們的大元水師滅了陳友諒一伙,剪除了他們,然后,咱們再集中兵力,與韓林兒、郭子興一伙決戰!”

    夢鏡思索了一陣,又笑了:“很好,咱們戰前討論就該這樣,汝陽王果然深謀韜略,見地透徹,那就按你的意思辦!不過,目前我身體違和,大約要休養三個月了,你先去征集人馬,最好,不動聲色地將咱們的軍隊調往濠州,先牽制韓林兒、郭子興一伙,讓他們不能動彈!隨后,等我身體好了,咱們就集中力量,殲滅陳友諒!”

    “是,公主殿下的策略非常高明,本王佩服!只是,這調兵需要皇上手諭,只有公主出面,我得了皇上的手詔,才好完成公主的部署!”汝陽王說。

    夢鏡哈哈大道:“這事兒我早就辦妥了,給,這就是皇上的手詔,你好好用兵!對了,盈盈郡主要一同出征,這段時間就由她先侍候本公主了,不知道王爺以為如何?”

    “是,謹遵公主殿下旨意,能夠侍候公主殿下,也是盈盈的福分!”那汝陽一聽,大喜。

    他早就巴不得讓盈盈郡主進侍候憐月公主了:那盈盈郡主雖為名為蒙古第一美人兒,可地位并不高,因為他只是一個汝陽王,又并不執掌朝中大權,而朝中惦記盈盈群主的人,又何止百人?提親的人一直絡繹不絕,常常搞得他頭昏腦脹,卻又不敢應承,因為皇上沒有發放在,他哪敢自己作主啊?這回,能將郡主送至宮中,有公主相陪,別人哪兒還敢打盈盈的主意?

    想到這里,他的臉更是一片喜色,仿佛這憐月公主為他解決了一**煩似的!

    夢鏡一瞧,早已心知肚明,大笑:“哈哈,我喜歡你們家盈盈,好了,這盈盈郡主的事兒就包在我身上了,我一定給他找一個如意郎君,哈哈,汝陽王,你放心吧!”

    “是,多謝公主!”汝陽王聽了,立刻眉開眼笑了。

    夢鏡笑了,這才仔細看了一下盈盈郡主,笑了,稱贊說:“好,盈盈果然美貌無雙,很好!瞧這眼睛像星星一般明亮,這皮膚,像清水一樣嫩滑,還有這臉蛋,幾乎就是一顆大瓜子了,還有這嘴唇,紅如抹丹,比櫻桃還美艷三分!很好,嘿嘿,盈盈郡主,從今天起,你就在宮中陪我吧,你愿意嗎?”

    “盈盈愿意!”那盈盈郡主聽了,也是一臉喜歡,整個人竟像在喝蜜似的!

    原來她在家中,也常有人前來騷撓,幸好她通曉武功,劍術也不錯,那些王孫貴族也不敢過分逼迫于她;這回能到宮中得到一陣清閑,自然心中也極為滿意。

    “好,那太好了!好了,汝陽王,今天中午就在本公主宮中,本公主宴請你們!當然,最重要的是歡迎咱們的盈盈郡主,哈哈!”夢鏡得意地笑了。

    那汝陽王父女自然心中大樂,趕緊說:“多謝公主殿下!”

    等韓瑤她們將酒宴準備好時,夢鏡就請她們入席了,笑了:“哈哈,盈盈妹妹,這都是你最喜歡吃的菜;這酒嘛,也是十八年的女兒紅!是否合你的心意?王爺,至于你的菜式嘛,我挑選的也是王爺平常最喜歡吃的,希望你們喜歡!”

    “喜歡,喜歡,謝謝公主姐姐!”那盈盈郡主立刻笑了,汝陽王也是喜色一片。

    等他們落座了,夢鏡就開始敬酒了,笑了:“聽說盈盈的劍法不錯,是什么劍法?一會兒練給姐姐瞧瞧,如何?”

    “是,一會兒,好嗎?姐姐,這么多好吃的,我不吃飽,也沒力氣練劍啊!”說完,她已不客氣地大吃大喝起來。

    汝陽王一見,尷尬一笑,才說:“公主殿下,請恕這丫頭無狀,都是我太溺愛她了,把她慣壞了,所以,一直沒大沒小的,不懂禮數,公主勿怪!”

    “沒事兒,咱們姐妹誰跟誰啊,哈哈,盈盈丫頭這樣很好,本公主特別之喜歡!好了,丫頭,你就痛痛快快地吃吧!汝陽王,本公主敬你一杯!”說著,夢鏡向汝陽王敬王了。

    那汝陽王更是大喜,趕緊回敬她:“是,多謝公主,本王敬公主!”說完,又再飲了幾杯,他就趕緊告辭了,生怕時間長了,這憐月公主不喜歡,曉得她的心思都在他寶貝女兒的身上。

    他一走,氣氛就更好了,那盈盈郡主更放肆了,竟抱起酒壇就喝起來,邊喝邊說:“公主姐姐,還是你這里最快樂、瀟灑,哈哈,無拘無束的,我最喜歡了!我在家中都沒有這里痛快!”

    “哈哈,你這丫頭真是不錯,喜歡就好了!你隨意,只要有時間,你就來宮中住吧!聽說那些登徒浪子常去打撓你,有沒有喜歡的?如果看上誰了,本公主給你作主哈!”夢鏡若無其事地說。

    那盈盈郡主一聽,臉紅了,卻趕緊回復:“沒有!一個都沒有!那些王公貴族子弟,都是些無賴,弱不禁風的,妹妹才瞧不上呢!”

    “嗯,好,很好,盈盈果然不愧是我草原上的英雌,哈哈,姐姐更喜歡了!好,我一定給你找一個天下第一流的男從,嘿嘿,包管你滿意,哈哈!”夢鏡一聽,這才松了口氣:看來,好哥哥還真是有福分,這丫頭挺好的,姿色不在玉蘭之下,很好!

    說完,已向韓瑤打了眼色,顯然要她出手了!

    韓瑤見了,笑了:“郡主的酒喝好了嗎?咱們公主說了,要見識妹妹的劍法的,你是不是該露兩手給咱們瞧瞧了?”

    “你是誰呀?一個宮女也敢給我們稱姐妹,反了你了!”盈盈郡主一聽,有點不高興了。

    夢鏡笑了:“哈哈,盈盈不乖了哈,實話告訴,這瑤兒是我師妹,她的劍法在我師門中練得最好,所以,我就帶她來大都了,你說,她夠不夠資格稱你妹妹?”

    “啊!”那盈盈郡主一聽,趕緊陪罪,笑了:“原來是師姐,對不起,對不起,小妹有眼無珠,哈哈,師姐可別不高興啊,妹妹錯了,妹妹敬你一杯!”

    韓瑤卻將目光看向了夢鏡,她點頭了,她才笑了:“多謝妹妹,哈哈,一會兒我教你幾招!對了,你還沒告訴我們我的劍法是什么呢?”

    “哦,是道家的柔云劍法,聽說是原來終南派的劍法,后來,這終南派消失了,我在偶然的機會中學得了這套劍法!”盈盈郡主得意地說。
46期六开彩开奖结果